【盾冬/Stucky】博物馆奇妙夜(5)

2014年7月2日 21:34 阅读 5

他的脸色涨紫了,呼吸几乎全部卡在嗓子里,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Steve,我、我……”Bucky捏着呼吸器,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滴在他的脸上。他试图将左手松开,但无比艰难。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压制着那条冰冷的机械手臂,使它完全不受Bucky的意愿控制。

他很痛。高速运转着的机械以前所未有的强烈程度刺激着他的神经,看着少年Steven痛苦的样子更令他的痛苦加深百倍。他试图用右手去掰开左手的指关节,他终于成功了,尽管掰掉了两个指甲、手指上也血肉模糊,他也顾不了那么多。那点皮肉之痛与左臂相比起来几乎可以被忽略。

“Steve,我很……我很抱歉,Steve……”Bucky将少年Steven抱起来,语无伦次地道着歉。少年Steven虚弱地微笑了一下,有气无力地说:“天要亮了,Bucky……天亮之前,我们必须得回到展览馆里去。”

Bucky点了点头,抱着少年Steven沿着手扶梯一路飞奔上楼。来到Ground Floor时,落地窗外已经透进了一丝阴暗的光线来。他带着少年Steven回到属于他的那一块展板前,他很努力地在他的怀里抬起上身,用纤细的胳膊搂住他的脖子。

“没关系,Bucky,真的没关系。今晚我很开心。”

他说着,吻了一下他的鬓角,然后像魔法一样走回到他的展板里去了。天完全亮了起来,Bucky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那上面仰头望着他微笑的少年Steven,他的脖子上多了几个刺目的指痕。

【第三夜】

Bucky在楼顶站了一整天。

他很熟悉楼顶这个地方。很多时候他不能够单独完成任务,身边通常会有一些伙伴。那些人的面孔换了又换,有些死在任务途中,有些没死的后来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他从没记住过哪怕其中一张脸的样子。从没人比他更了解现代摩天大楼的构造,即使他们的经历都比他要更“现代”得多。

一整天都在下雨,一秒钟也没听过。Bucky的全身都被淋湿了,他甚至清晰地感觉到雨水从左臂每一条关节之间的缝隙渗进去,浸透每一个零件、每一根电线,流淌在他自己的身体与金属紧密接触着的表面。那里也许本该是有些温度的,他记得少年Steven的身体、嘴唇和肩膀都是温暖的,但是他不记得自己的身体是不是也曾有过这样的温度。因为他不知道那些温度是被不断地浇在他身上的雨水冲走了,还是——

——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存在。

也许他的身体早就像他的左臂一样,被改造成了一架没有温度、没有思想、只会杀戮与服从的血肉机器,很长一段时间里甚至他自己都是这样坚信不疑的。他甚至无法判断究竟是机械臂变成了他自己的一部分,还是他自己变成了机械臂的一部分;到底是自己在操控着这只手臂,还是手臂操控着他。不过,他不会去判断,因为他不需要判断这种事情。它带来力量,也带来痛苦。力量是需要被使用的,痛苦是必须被忽视的。他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

他靠在天台的扶手上。放眼望去,整个城市都被淹没在一片大雨和茫茫的烟水中。那种什么都无法看清的无力感再一次涌上心头,在单调、重复、仿佛永不止息的雨声中他的眼神渐渐放空了起来。

【“噢,天哪,Steve,你浑身都湿透了!怎么搞的?”Bucky从一辆银白色的福特车里钻出来,将手中的伞举起,遮住Steven眼看着好像要被暴雨冲垮的身体。

“我、我——我把伞丢了——”他每张嘴说一个字,就有雨水从他的嘴唇上流下来。Bucky二话没说拉开车门把他推了进去,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对、对不起,弄脏了你们的车,Barnes伯父。”Steven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抱歉地说着。

“哦,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用放在心上。”驾驶座上的Barnes先生抬起头,望着后视镜里狼狈的Steven微笑了一下。“倒是你母亲,她担心得不得了。”

Steven抿了一下嘴唇。他唯一的一件能穿得出门的西装已经从里到外湿透,他还弄丢了家里最昂贵的一把雨伞,身上又只带了坐车回家的钱,没法买一把新的。最关键的是,他今天是来参加面试的,但只被礼貌地告知回去等候通知——那句话加上面试官冷漠的表情,基本就等同于拒绝的意思。

“你这可怜的小家伙,从里到外都湿透了。”Bucky利落地扒下他的湿衣服,丢到前排的副驾驶座去,然后扯出一条早就准备好的大毛巾劈头盖脸地盖在Steven头上,隔着毛巾抓住他的头发一顿乱揉。发根被扯得有点痛,但是Steven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然后他又帮他擦干上半身。在毛巾从背后擦到他的两侧腋下的时候Bucky停了一下,拿开了手,只见瘦弱的身体上肋骨根根可数。

毕业之后Steven到处找工作但屡屡碰壁,他妈妈前几个月大病了一场,至今还没有康复,家里的积蓄有限,如今日子过得更是捉襟见肘。Steven觉得有些难为情,他将毛巾扯了回来,围住自己的身体。金色的发尾在向下滴着水。

“你……你这个傻瓜蛋。”Bucky靠在他耳边轻轻说着。“你根本用不着这样苦着自己的。”

Steven的身子都被雨水浇得冷透了,因此他能清楚地感觉到Bucky的呼吸喷在耳朵和脖子上,热乎乎的。

“对、对不起,Bucky。”他抹了一把脸,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着。“谢谢你。”

Bucky看着他的侧脸愣了好一会儿。

“哦,天哪,你真是个傻瓜蛋。”他将大毛巾紧紧围在他身上,然后一把将他搂在了怀里。“肯定冻坏了吧,你?过来这儿,好好暖和一下。”】

“噢,天哪,Bucky,你浑身都湿透了!怎么搞的?”灌满耳朵的雨声与雷鸣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熟稔的声音,Bucky茫然地回过头来。大雨里他看不清对方近在咫尺的脸,但他清楚地知道那是谁。

他扯住他的手,一路小跑回了楼梯间里。

“你从里到外都湿透了,Bucky。”Steven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说。他比昨晚长高了许多,即使刚才一直因为躲雨弓着腰,Bucky也能看得出来,即使他仍比自己矮上半个头。他的眉眼五官也显得更加成熟,虽然水淋淋的,看上去像是二十出头的青年的样子。

“你在这里淋了多久了?天哪,你肯定冻坏了。快跟我回去换一身干爽的衣服,好好暖和一下。”青年Steven抬起手,摸着Bucky因为牙齿“咯咯”作响而微微颤抖的脸颊,温柔地说道。

水来,我在冰雪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