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常识:评论里还在批判资本和境外势力[微笑]//@大湾区孙启赢:什么情况,怎么全部被封[疑问]
丁香园,丁香医生,丁香妈妈,丁香生活研究所,一锅端了。 ​​​​
//@旧常识:!!//@PhilHellene0217:棒!!//@第五是本体吗:恭喜!//@猫ring:转发
在所有的坏消息中,一个好消息。红州如堪萨斯能有这样的结果,有些令人意外,令人振奋:人民投票表决保留了州法下的堕胎权。这也是Roe v. Wade被推翻后在州层面投票表决堕胎权去留的第一个州。

可见最高法推翻Roe的判决有多不得人心了。 ​​​​
笑死,墙外台湾线居然用不了,跑去香港线……
上一次微博崩溃还是因为鹿晗。 ​​​​
//@玮平律师的妻子:我是常玮平律师的妻子,感谢瑞士驻华大使馆对我丈夫案件的关注🙏
密切关注今日对人权律师 #常玮平# 的闭门审判。联合国人权维护者专家宣称,对常的起诉 "体现了政府正在努力压制那些对中国人权恶化直言不讳的律师"。 ​​​​
如果二舅不是忍受痛苦,而是寻找苦难的根源,他大概不会感动中国,而是寻衅滋事。痛苦的人看更痛苦的事才能宣泄情感维持平衡。太苦了。他们却还要歌颂苦难,拿走你的鞋歌颂你光脚走路,听众也光着脚热泪盈眶的鼓掌。//@Erpn-:一定是歌颂苦难了 拿走你的鞋歌颂你光脚走路 听众也光着脚热泪盈眶的鼓掌
二舅为什么能火,因为他是最完美的苦难受害者,而我们从来也不缺乏这种讴歌的对象,如此勤劳朴素的人,哪怕替换成别的什么动物,一匹断腿的老骥,一头耕耘的老牛,面对命运的不屈和咬牙同样让人看得尤为共鸣。为什么,因为太苦了,每个人都很苦,每个人都找不到意义,所以不停地把这种痛苦排解到更低级 ​​​​...展开全文c
//@旧常识:本条最佳。而且因语言的公共性,在公共讨论中谈心理是最没用的,谈法律和钱才有用。//@小铱_://@AnDeLongSenior://@LamElk:确实//@康堤will: 一个不能谈论真正问题的社会,所有问题都只能个体消化,个体能求救的也只有心理学
我觉得“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这个标题很有意思——当下只有谈论个体、谈论情绪是正当正义的,只有心理学可以(被允许)成为显学。我们把一切问题(社会的、经济的、系统的)全部打包丢给心理学,心理学来解答,心理学来治愈。只要心理上不再是问题,那就不是问题了。 ​​​​
//@荆豆地:她起码知道自己有病,而且对痛苦有基本的感知力,只不过没有什么有效的途径去面对大屠杀这样的集体创伤,去庙里驱邪在她的认知里和我看病吃药是一个逻辑。那个察觉问题不接洽寺庙而是发到网上任其发酵的,还有被民族情绪冲昏头脑要把她得而诛之的,哪个不比她有病?
关于吴啊萍,自称第一个搞清楚她真实身份的人发帖,谈他眼中的“吴啊萍”!对此,不知你怎么看? ​​​​
  • 长图
//@临冬女爵珊莎史塔克:研究一下//@毛十八:结构、苏格兰裙和sacai部分看得颇津津有味……以前(指十年前)蛮多时尚博主都会写类似的长文,现在几乎没有了……
世纪时尚谜题,Dior是不是文化挪用,偷了中国的马面裙?

(先了解本文再看图文)
因为长文发布不出去,导致我没办法比较完整的表达我的想法,然后就有很多人误解歪曲我的意思,特别是用我提供的图片,让一些谋利人士钻空子,留下恶意扭曲大做文章的空间,也收到很多充满恶意的评论和私信,导致我对外界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虎掰掰:他们的知识结构和思想觉悟不允许他们这么编故事,也不敢这么编,所以觉得莫名真实。
这年头怪诞离谱、震碎三观的新闻基本每个月都要出好几件,像吴啊萍这个事,最后给了一个怪力乱神的解释,我反而觉得还蛮可信的。别的社会新闻,全用合情合理的笔调通报,实则漏洞百出。恐怕也是有了一种固定认知,觉得活在疯批时代的人也不得不疯,终于疯了才是正常,一直正常才是疯了。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