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美食# 东北人为啥爱吃冻梨

我拿起一个冻梨,轻轻咬了一口,一股又甜又凉的果汁浸了满嘴,从嗓子眼一直冰爽到胃里。这久违的熟悉味道,我怎么就忘了呢?

“好清爽啊,还是小时候的味道。”姐姐转头问我,“你还记得不?小时候咱家走廊门口有个水缸,想吃冻梨了,咱爸就舀满一盆水,放里面缓着。”品尝着冻梨的味道,父亲给我们缓梨的画面从记忆中苏醒过来。

一直以来,我沉浸在小时候要而不得的悲伤里,却忽略了在哭泣之前,父亲把挑好的一个个晶亮漆黑的冻梨放进水里,和我们一起,耐心地等待它们起霜,浮起透明的冰壳,轻轻敲碎,把锁了一秋的蜜汁递给我们的温柔和爱意。(文|彼岸)
  • 动图
  • 动图
  • 动图
  • 动图
  • 动图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