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这颗煮鸡蛋生前是什么星座什么血型,那么倔,看它在我手指的摆弄下受刑般痛苦地扭捏着,感觉它宁死都要用残缺不全坑坑洼洼满手碎末这种无比的丑陋来打消我的食欲让我吃不下,它这身甲胄我剥了至少5分钟也没剥明白,如果不是恰巧有时间恰巧有点饿恰巧被叮嘱少油腻恰巧只有它一个以及恰巧我比它还倔的气质我真想把它连壳带心儿攥一手!有没有像我一样包个破鸡蛋都能包崩溃了的🥚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