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良弓,基本属于传说中的人物。在我们寻找沈翠喜的原型时,听说了很多关于她的传言,有人说有良弓这么个人存在过,也有人说是污蔑和虚构,但我宁可相信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悄然点亮过那个几乎枯萎的灵魂。这部剧跟所有常规的剧不同,女主角没有一堆男人喜欢,开不了金手指,在夹缝中求生存,同时也有很多属于“人”的缺点,但我是喜欢她的。这可能跟我自己的人生经历有关,终其一生都想为被侮辱被损害被误解的人呐喊,同时也在反省在思考在默默前行。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么一部“不太讨好”的剧,其实就像“鬓边”一样,因为有爱吧,我相信从我们在地方志第一次接触到“沈翠喜”的原型时,缘分已然注定。#当家主母#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