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sz1961sy:我没点开看,但与动物伦理学的名称有啥关系?
今天與郭鵬老師通話,我說我原來開設動物倫理學與護生文化系列講座,一開始有個理想,希望能在動物倫理學的研究者與動物保護的實踐者之間架起一座橋樑,三年實驗下來的感覺是:這個目標至少目前看是過於理想化了。動保實踐者們對於相關的講座似乎沒有需要,暫時還是一心做學術方向的努力吧。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