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他:“可否一直同你跳?”
“不,一定要转舞伴。”
“为什么?”
“这只舞的跳法如此。”
“是吗?”
“它叫圆舞,无论转到哪一方,只要跳下去,你终归会得遇见我。”
“哦,是这样的。”
他呼吸急促,每个人都挥着汗,喘着气,“嗨,跳不动了!”
大家一起停下来,大笑,宽衣,找饮料解渴。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游戏,我会牢记在心。
它叫圆舞。
《圆舞》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