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我一直记挂的个案,是来自山东的 gls。

有一次他丈夫連夜开车,把她送到上海见我,但当时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够即时给她处理什么。

下面是我们近日微信的对话, 这些文字让我很有感觉...

我好希望这个胶著的局面,在短期内很快会有突破...

***
钟老师好,昨晚从母亲那里回来已晚,没有再打扰老师,上午孩子又去补牙,不过空闲的时候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目前真的苦于支付这方面,所以我昨日说只能忍,受,平日消费观念又比较不注重存钱,主要是今年退休需要一下子拿出30年的养老保险金,本来从未想过这种方式,但因我眼睛问题,想到了以后尽量减轻亲人的负担,所以很是麻烦,其实从我眼睛确认症状以后,生活变得很不易,以前只是感受方面的,物质生活父母家人给予的还是比较优越的,现在的身体上眼睛问题,还有心理上的,让我备受折磨,还是那句话,只能忍受,我眼睛是一个罕见疾病,三十多岁才有症状,而且每况愈下,有句话说的挺好,你明明内心有一团火,别人却只看到一阵烟,有时还是一阵诗意的烟,因为人的悲欢并不相通...

关于体感疗愈,我一直迷蒙,我不确定它的疗效,因为上海之行让我……就是我喜欢您和师母,但是对这种治疗方式却是无法融入,就是迷迷瞪瞪的又回来了,的确我们大老远的赶过去,然后又这样回来了,好像有点,但是我真实的感受是没有感觉冤,因为我喜欢您和师母,又见到了好友,感觉很开心...

***
#Somatic Experiencing# #SE#
标签: SE 体感療癒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