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表情符号能否成为呈堂证供#?律师:难以直接定案[哆啦A梦吃惊]】日常生活中,大家网络聊天会广泛使用表情符号。但你发的每一个表情,或成“呈堂证供”。作为创作者的卢泓于2018年4月24日向深圳市道一影业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田民发送其创作的歌词。田民表明其在路上后,发送了微信表情符号[强]。最终该判决认定:“结合双方的前后聊天内容,一审法院认为该微信表情符号并非是对卢泓歌词的认可,而是属于礼貌性回复,不能作为卢泓交付的歌词符合诉争合同约定的依据。”

在另一份民间借贷案的判决书中,贷款人张辉锋给借款人闫浩发微信,罗列了后者的借款明细。闫浩则回了一个表情符号“OK”。这一表情符号在张辉锋看来意味着认同,但闫浩称:这个“OK”不是认可张辉锋的微信内容。最后判决书认为:张辉锋提交的微信记录,没有得到闫浩的明确认可,因而该微信内容不能作为后者尚欠张辉锋相应金额的依据。专家也表示,鉴于表情符号含义的模糊性,如何解读、认定网络表情的含义,确实已经成为网络时代司法者面临的挑战。#OK表情符号也不能意味认同#

多名执业律师告诉记者,在法律实践中,微信聊天记录可以作为证据使用,但网络表情能否被作为“呈堂证供”要根据具体的案件并结合具体的案情而定。特别是刑事案件中,还要排除合理怀疑等。(北京青年报)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