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8-11 00:14 发布于 四川 来自 HUAWEI Mate 20 Pro 已编辑
#朱军胜诉# 记得四年前,徽博刚掀起me too运动的时候,我是积极支持者,弦子对@朱军99 的指控我也曾义愤填膺地转发过。

后来我发现弦子的这个指控并没有证据,就删除了那篇转发的微博;但我也一直没有转发对朱军有利的言论,对此后的诉讼过程也采取了旁观回避的态度。

因为我心里有一个担心:性骚扰往往发生在非公开场合,不好取证, 万一弦子说的都是真的呢?
我如果大力支持朱军,批判弦子,会不会对弦子造成二次伤害?
她的败诉会不会让其他受到伤害的女性在法律上处于不利地位,从此不敢站出来大声说NO?

毕竟,我年轻时也曾遭遇过性骚扰,既沒敢反抗也没敢声张。
我了解女性在现实生活中的处境有多不易。

但我现在慢慢想通了:也许过往很多冤案,办案人员也是这么想的吧?唯恐错放了一个坏人,于是宁可冤枉了一个好人。

我在朱军这个案子上,显然就陷入了这种钻牛角尖的魔障。

经过这些年的观察,至少朱军付出的代价和弦子获得的收益,大家都看在眼里。

这是另一种不合情理。

于是在这个个案上,除开法律之外的世俗天平我也开始向朱军倾斜。

在此,我应该郑重地先向@朱军99 道歉:对不起,我当时的转发太轻率,在女方没有拿出任何实际证据的情况下,就出于对女同胞的同情而偏听偏信。

毫无疑问,刑法最终定下“疑罪从无”的原则,是公认的法治的进步。

毕竟冤枉一个好人对社会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放纵了一个坏人。

在现实生活中,被性骚扰的女性往往处于弱势地位;

可是在网络审判中,“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并不能得到执行,网友更多凭情感倾向和自我经验来做出道德审判,这里面造成的冤假错案的比例,比现实中的司法实践要多得多。

前有朱军,后有霍尊。

越来越多的案例证明:纵容这种无证据的指控,并不能保护女性,既伤害了无辜的男同胞,加剧了男女对立,也会让更多真正受到伤害的女同胞失去道义上的援助,求告无门。

所以女同胞们,如果你受到了性骚扰,要勇于反抗并有智慧地取证。

如果你当时没敢反抗,又没有取证,那就该承担这份懦弱胆怯的后果,不要轻易到网上来发小作文。
毕竟你怎么能证明你说的就都是真的呢?
你是否真的受到了伤害,我们不知道,但是被你指控的人却从此被毁了。

他人的清白和你的清白,同样重要。

关键是,你还很有可能要承担被对方反诉诬告的风险。

程序正义是法律的底线。

不能因为在性骚扰中,女性处于弱势地位,取证难度大就去击穿这个底线。

否则很多也存在取证难的恶性刑事案件,也可以不顾程序正义,而判决被指控的嫌疑人有罪。

这样的后果,就是我们每个人都不能幸免于罪。

舆论是把双刃剑,慎之,慎之,慎之!!!
#我的红尘日记#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