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拉闸限电与能耗双控无关#,这三点才是真实原因】#东北拉闸限电真实原因#马路上红绿灯不亮,居民楼电梯突然停电,东北三省的限电问题正在引发全国关注。此次东北限电与双控无关,是电力供应短缺所致。一般而言,如果出现用电紧张,受影响的首先是工商业用电,对其采取有序用电措施,居民用电是政府和电力部门优先保障的对象。而近日东北出现了居民用电被突然拉闸限电的情况。东北此次罕见的居民用电被拉闸背后,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其直接原因,是电网运行面临事故风险。

一份9月23日由国家电网东北电力调度中心签发的东北电网拉闸限电预通知单信息显示,全网频率调整手段已经用尽,鲁固直流送山东、高岭直流送华北线路不具备调减空间,系统频率低于49.8赫兹。根据相关文件规定,为保证电网安全运行,采取事故拉闸限电。

根据这份通知,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预计23日下午16时30分至21时30分需要拉闸限电,被限容量分别44万千瓦、36万千瓦和20万千瓦,合计100万千瓦。《财经》记者从相关人士处确认了通知单的真实性。

中国电网正常运行的频率是50赫兹,允许一定范围波动。而49.8赫兹是第一道重要的安全阈值,当电网频率低于49.8赫兹时,需要开启拉闸限电,否则面临更大范围解列崩溃事故风险。

出现有序用电乃至拉闸限电,作为电力供应压舱石的煤电出力不足是最根本原因。9月26日吉林省召开全省保电煤供应保温暖过冬保工业运行视频调度会,吉林省常务副省长吴靖平指出,受全国性煤炭紧缺、煤价高企、煤电价格倒挂影响,目前绝大多数省份出现供电紧张局面。而另据《财经》了解,近日用电紧张期间,辽宁的火电出力仅为装机容量的一半左右。

煤电出力困难之外,多个不可忽视的突发因素恶化了东北的电力供需。首先是有序用电没有很好执行。有当地电网公司人士表示,拉闸之前有序用电已经执行了十来天,但到后来用户并没有很好执行,也就是没有按照要求停电,电网公司对此没有办法。

也有业内知情人士表示,东北地区在90年代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大规模的有序用电,地方政府与有序用电企业对此并不重视,应对不足,也有抗拒心理,一开始会执行,后来慢慢用电就回来了;此外,在东北多年并不缺电的背景下,拉闸限电极为罕见,而东北工业负荷并不算高,电网公司经验也不足,导致拉闸操作不够精细。

新能源比例增高也提高了电力系统面临的风险。辽宁省工信厅提及,此次拉闸限电前,出现风电骤降。据《财经》记者了解,东北三省风电总装机达到约3500万千瓦,但在9月21日冷空气过后,风电出力出现明显下降,近日限电期间,风电出力远不足装机容量的10%。

这类问题此前已经出现,国家电网调度控制中心专家在9月27日电力市场国际峰会上介绍,今年夏季高峰期时,东北3500万千瓦风电装机一度总出力只有3.4万千瓦,虽然是瞬时小概率事件,但电力供应要保证全年随时随刻的稳定供应,矛盾非常突出。

此外,如前述拉闸限电预通知单提及,东北电网通过鲁固直流、高岭直流外送华北、山东。据《财经》记者了解,为减少外送,东北与外省的短周期电力交易已经暂停,但此前签订的年度中长期交易已经经过安全校核,且山东、华北电力供应也偏紧,因此这部分外送电量难以继续调减。

煤炭供应紧张,煤价高企、煤炭价格和电价倒挂是导致当前作为电力系统压舱石的煤电出力不足的根本原因,也直接导致多个省份的电力供应紧张,并有扩大之势,燃煤之急迫在眉睫。

据《财经》记者了解,眼下正处于传统用煤淡季,煤价与存煤天数却分别站上历史同期最高点与最低点。动力煤实际市场价目前每吨1600多元,约为2020年初的三倍,远超指数价格;全国重点电厂存煤可用天数则降至10.3天,远低于淡季时20天的红线要求。

造成煤价“淡季不淡”的原因有哪些?供给不足是最大推手。多位煤炭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表示,火电出力不足一方面是确实有部分电厂因为资金压力缺乏采购意愿,但主要在于缺煤,根本买不到。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1-8月全国原煤产量26亿吨,同比增长4.4%。尽管原煤产量正增长,但增速却远低于用电量增速。1-8月,全国发电量5.39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3%。此外,自去年开始,受内蒙古涉煤反腐“倒查20年”,安监、环保力度增大以及超能力生产入刑等因素影响,大量表外煤炭产能被压缩。

上述规定实施后,煤矿超产意愿大幅降低,严格按照核定产能生产。一家期货公司煤炭研究员告诉《财经》记者, 一般煤矿的生产弹性非常大,比如核定产能100万吨,但设计生产能力其实是按照300万-600万吨建设的。

由于电煤一直保有利润,煤矿多生产就多挣钱,如内蒙的出厂煤只要市场煤价在100元以上就能挣钱,因此煤矿超产在过去一直是行业常态。这部分煤炭表外量难以核计。但据山西金正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首席专家曾浩汇总各口径数据汇总计算,目前全社会电煤库存较去年入冬前低了近9000万吨。

东北可能是全国缺煤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东北也由于将限电范围扩大至居民用电被推上风口浪尖。一位煤炭机构资深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表示,自2016年开始,在煤炭去产能政策的推动下,东北三省退出了较多煤矿产能,且面临较大的入冬补库需求,主要依赖于蒙东煤矿的调入。

经《财经》记者统计,2020年黑龙江、辽宁、吉林原煤产量合计0.93亿吨,较2016年的1.13亿吨下滑约17.7%,东北三省占全国煤炭总产量的比例也由3%下滑至2.4%。O东北拉闸限电与能耗双控无关,这三点才是真实...

财经网官方微博

  • 3 行业类别 媒体网站
  • Ü 简介: 财经资讯全面及时,财经思维解读一切。商务合作: 廖先生 邮箱:kailiao@caijing.com.cn
  • T 友情链接 财经网
更多 a
986关注 40200605粉丝 216891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