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 我可能长大了一点 在以前我总试图用善良取悦别人 怕别人心里不好受 做错事情没等道歉我先谅解 占我便宜怕他们内疚我先释然 帮别人忙从不讨要人情不想伤人自尊

后来我发现我的这些体谅 温和 变得可有可无 理所当然 于是 我决定收起温柔 他人冷场我先走 需要帮忙等价还 若有冒犯立马指出 然后 我反而因此得到了应得的尊重 说来也是心寒 但也许这就是成长的过程吧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