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1-6 13:02 发布于 江苏 来自 iPhone客户端
中午路过一处冷清但不失现代化的地方,能望见传说中“江都最高”的烂尾楼。
饿了,走进一家小饭店,没什么装修风格,像食堂一样的长桌朴素实用,也算窗明几净,老板腿脚有些不利索。
隔壁桌两男一女,大约50~60岁,分别穿着装修公司与环卫制服,分享一道鱼香肉丝与一盘青椒炒蛋,各自握着一瓶啤酒。

盛米饭的小碗已经堆叠了六只,没有停过动筷子,鱼香肉丝却总还剩一半。
“老板,上一份汤”,客人说。
“好嘞,等你们喝完酒,不然凉了。”
“一共多钱?”
“汤送的,三瓶啤酒两个炒菜……45块,米饭也免了。”
“好贵!45块才两个菜?再加个。”
“三个实在不行,三个纯素都炒不出来的。”
“盒饭还一人一个大鸭腿呢。”
“嗨,这不好比不好比……”
老板笑笑没有接下去,客人似乎也不坚持,只是一句牢骚,转而聊起上次在哪个店100块钱喝了九瓶酒还能吃撑的案例。

这时门口出现一个矮小的少年,瞧装束大概是外省来的打工仔。
“进来看进来看,”
老板见少年只愿站在门口远远得瞧菜单,忙道:
“炒面粉丝盖浇饭水饺都有,饭随便加。”
少年看了一会儿,走了。
我也继续吃水饺,香菇青菜、缸豆、大白菜馅混拼的一盘。
味道不好不坏,就是水饺。

吃完最后一颗饺子,隔壁桌还有半盘肉丝,一瓶酒总喝不完似的。
所以汤还没上,
我本来好奇会是什么汤来着。

出门前又撞见刚才的少年,依旧隔着门框,小声问老板:
“就买一瓶啤酒,多钱?”
“五块。”
“那来一瓶。”
“起开?”
“起开。”
少年抓着啤酒走了。
他也许去找盒饭了,盒饭有鸭腿。
我想。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