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报道##纪录片# 今年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片奖项空缺。奖项脱离观看,因此失去评价的有效性和意义。如果把纪录片作为一种方法,它可以实现什么?

我们采访拍摄了八位跨越不同代际、采用不同记录方法的纪录片导演,从被称作“中国独立纪录片第一人”吴文光,到刚刚完成长片处女作的陈东楠,以及更多的中坚力量——周浩@周浩ZHOUHAO 、徐童@徐童导演 、赵亮@dear赵亮 、赵琦、范俭@范俭 、韩萌@韩萌呵 。在创作的中后期,他们不约而同地对过去的创作理念进行了重塑、改造,乃至背离,这来自于真实性的困境,或与被拍摄对象的关系,或创造力和美学的突破革新。有人向外拓展,关注更大的议题,与新技术、新形式相结合;有人走向精神深处,面对感受的现实和超现实。而八人之间,又暗含着这门技艺传承的脉络。去年疫情爆发初期,多位导演不约而同地在第一时间赶到武汉的医院里、社区里、工厂里,记录下历史时刻。

这次拍摄,我们去到了他们的工作室、家里(往往二者合一),或者尝试寻找了一些和他们的片子有所“互文”或“反差”的场景——地铁站的廊桥、朝阳公园的湖面、重庆的森林、西宁的旷野等等。导演们记录现实,我们来记录导演和他们的创作。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希望纪录片这束光芒,终将抵达现实,抵达观众。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