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1 08:04 发布于 上海
我一直想给你写一封信,但是不知道怎么落笔才不会泄露。也许该用密写的方式写在纸上,或者用莫尔斯电码编成一段话,但是所有这些方式,都只是试图在万一被发现时无法破译。而我真正想对你说的并非秘密,可以写在云上,或者写在水上,世间任何人都可以看到,但那只是写给你的。犹如我此生说过的所有的话,被你的眼睛、耳朵捕获,像是盲文或者世界语,它的凸起,它对自然语言的模仿,那隐约的刺痛或者句法,为你的指端所记取。——孙甘露《千里江山图》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