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6-28 11:24 发布于 广东 来自 iPhone 12 已编辑
《虹咲》第一季的时候就开过玩笑说,江东区这个团地(图1、2)不仅住了步梦和侑,还住了堀未央奈,后者揶揄的是她主演的《热情花招》,片中她住的也是这个团地。《热情花招》也将故事舞台选择在江东区,最终呈现的是一部和城市息息相关的电影,看完《虹咲》第二季,我觉得《虹咲》当然可以说是一部关于城市的动画,这也是该作在《LoveLive! 》系列里异样突出的特色。不过众所周知,《LoveLive! 》每个系列选择一个地方作为舞台,和城市有关的,就有本家的秋叶原,“星团”的原宿涩谷,而本家也有利用了秋叶原的“步行者天国”(每周周日公路变步行街)进行改造作为表演舞台,那为什么只有《虹咲》是突出的?关于这一点我想试着说说我的看法,但应该不够成熟。

步梦和侑住的那个团地,是由著名建筑师伊东丰雄设计的“东云 Canal Court 公团”。这个团地的造型就像一个个格子组成的一样,非常现代主义风格的一个网红建筑。由于这一带都是填海造地, 90 年代才开始发展,江东区是一个新兴发展的区域。《虹咲》里出现的彩虹大桥,93 年的时候落成,同年上映的《机动警察2》可以说是最早出现彩虹大桥的影视作品之一。江东区整个区域呈现的是一种现代主义建筑空间的视觉,和东京其他有着深厚城市历史的地区不同,这里没有历史,只有现在、当下。

但与其说《虹咲》的镜头对准了城市,不如说江东区一带极具现代主义的城市空间闯入了镜头,观众几乎不可能不注意到城市作为隐藏主角的存在。

比如,第一季第一集中,步梦首次向侑讲述愿望,是团地为她们准备了最合适的灯光,这个场景也奠定了全作的基调:比起前辈们的与自幼见证着成长的友人在团队面前演说着共同的梦想,《虹咲》的梦想就像照应着 solo 偶像的模式一样,是更为私密的关系性的传达。于“LoveLive! ”系列来说,破局在于从同一个梦想(同じ夢)到各有各的梦想(それぞれの夢)的转变。

第二季最具代表性的,一个是第二集,一个是第十一集。前者,她们的视线之所以从分散到汇聚,是高级团地小公园的装置参与了调和(之前有稍微写过这集:O塔塔君Minkun);后者,她们的时间之所以找到从现在延展到未来的方式,是沉默的彩虹桥完成了空间的连结。

伊东丰雄对东云Canal Court 公团为首的城市建筑,不无失望地说过:“城市是被无休止重复着的均质格子所吞没的网格世界。身处无限均质的世界之中,无论选择在哪里工作,决定居住在某栋建筑的北侧还是南侧,或是弄清到了二层还是五十层,都改变不了同一的人工环境这一事实。(中略)如果放任均质化的推进,可以想见,今后的世界将在一片死寂中凝结,如同活在冷库中的日子将成为常态。(中略)诚然,这种倾向在世界范围内随处可见,但最为极致的代表想必仍是现代的日本及东京。现代主义的本质内涵,简而言之,是以斩断同自然、历史的联系为核心内容的。”不过伊东丰雄可能没想到的是,影像的创作者们还是赋予这个城市各自的意义,甚至在《虹咲》中,其“それぞれ”的个性恰恰生长于这样的空间。

匿名、均质的现代城市原本冰冷的功能性,最终在《虹咲》的影像中浮现了超出其本身功能性的人文气息,并反过来能看出这个区域的构造理念。这和本家不一样的是,以前文说的秋叶原“步行者天国”舞台,其实体现本家对城市利用方式是城市随时随地可以成为表演的舞台,城市原本的功能被替换成单纯的表演场景意义,包括剧场版的纽约依旧只是一个随地都是剧场的大型舞台,是一种音乐剧式的利用方式。《虹咲》的写实在于这些城市的功能性被原原本本保留在那,城市的人文关怀功能被用作影像的演出,那些无名的均质的人造物在那各怀各梦的悸动下拥有了各自被铭记的名字。正如《热情花招》中,导演山户结希将一吻之隙留给城市,以此框住城市的永恒一刻,《虹咲》也有意无意地将现代性驻留于寻常却流动着的各种关系中。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