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写了篇《聚会时,把女孩的手机、包包收起来,是他们的一种套路》。

读到波士顿大学社会学家阿什利·米尔斯(Ashley Mears)写的Very important people : status and beauty in the global party circuit那本书时,我就觉得里面的套路非常熟悉——

🍸夜店的商业模式,被称为“模特和香槟”(models and bottles)。

🍸男性要进门,要么特别有钱(客户),要么能带来女孩(中间人)。

🍸不是所有女性都是“女孩”(girl),女孩是一个社会类别,是一种特指,年轻的、貌美的、苗条的、高挑的,才是女孩。女孩一般在16~25岁,皮肤白皙,身高超过1.75米,穿上高跟鞋至少1.82米。

🍸女孩分等级,最高层是签约一流经纪公司(IMG、NEXT、FORD之类)的模特。
第二等是签约小经纪公司、没名气的模特,在网上发发自己美图的“ Instagram模特”。
再次一等是“看上去像模特,但并不真是模特”的女孩,这些同样高挑美丽的女孩被称为“好平民”。

🍸女性要进门,必须是女孩,或者能带来女孩(女中间人)。

🍸女性光有钱不行,甚至女性是客户带来的同事朋友,都不行。
不够美、不够高、不够瘦的女人,不是 “女孩”,只是“平民”。而平民不许进。

🍸为夜店和大人物招募漂亮女孩,其实是一份有酬工作。做这份工的人,称自己为“夜店中间人”(club promoter),或者“形象中间人”(image promoter)。他们的职责很简单,把足够多的女孩带到夜里的派对上,一晚上至少得带来5个,优秀的中间人会带10~15个。

🍸把女孩带出来以后,中间人还要负责坐在客户身边,确保客户足够享受,同时要看住女孩,搞活派对气氛。中间人要为客户和女孩做介绍,引导闲聊,要唱歌,跳舞,喝酒,劝其他人也这么做。

🍸中间人的收入来自:①夜店每周付钱,根据带来的女孩数目和质量付;②客户的小费,帮客户预订(夜店、旅馆。饭馆)时拿抽成。

🍸中间人不直接付钱给女孩,而是跟女孩“交朋友”,请女孩吃喝玩乐,给女孩送礼物,请女孩吃喝看电影,提供接送服务,带她们去面试工作,有时候中间人甚至提供住处,在她们生病时照顾她们,和女孩调情甚至发生关系……这些都让中间人看上去像是女孩的“朋友”。

🍸另一方面,中间人必须能控制女孩,让她们日复一日地在特定时间(凌晨12点~3点)呆在特点夜店的特定卡座里。中间人要用微妙的方式管理女孩的时间和行为,比如把她们的外套、手机和包包收起来,放在她们拿不到的地方,这样她们就不能自行提早离开。中间人的车上永远放着紧身短裙和高跟鞋,他们会告诉穿得不够好的女孩换上这些衣服。如果女孩外貌修饰得不够精致,中间人会强硬地勒令她们去打理,甚至用公开羞辱嘲笑的方式逼迫她们。

🍸中间人招募、控制、开除女孩,就像任何一个管理者招募、控制、开除员工。

🍸女孩获得了:亲密感、归属感、找乐子、免费的晚餐……
女孩得到的报酬分为三类:实用报酬、关系报酬,和感官享受报酬。
免费餐饭是实用报酬,和中间人的友谊是关系报酬,夜店玩乐是感官享受报酬。

🍸虽然女性的美丽和身体是一种“资产”,但这种“资产”只能让她们靠近真正的金钱和权势,并不能真正去换取金钱和权势。
反而是男性,在游刃有余地使用“女性之美”这种资产,并且真正地将它转换为金钱和权势。
无论是客户还是中间人,都在策略性地利用女孩们,满足自己的欲望,并推进自己的人脉网络和商业发展。

🍸在米尔斯做研究的那几年,最有名的“巨鲸”客户,是一个名叫刘特佐(Jho Low)的马来西亚商人。
刘特佐最著名的一次“巨鲸之举”,是2010年7月22日,在法国圣特罗佩(Saint-Tropez)的Les Caves du Roy夜店,一晚上买下了200万欧元的香槟。

🍸刘特佐后来被爆出从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1MDB)里至少非法转走了45亿美元。现在行踪不明,和他相关的许多诉讼依然在进行中。

🍸夜店和中间人通过精心设计的架构,掩盖了金钱购买女性身体的事实。客户花钱买的,看似只是昂贵的香槟。但所有夜店都雇佣中间人,而所有中间人都雇佣女孩。最终,客户付了“酒钱”,买到了女孩“自发簇拥”的幻觉,好像女孩不是为他们的钱而来,而是为他们本人而来。

🍸夜店的“模特与香槟”商业模式,说到底是一种当代的夸富宴(potlatch)。过多的女孩,过多的香槟,炫耀地展示在那里。浪费是必要的。通过豪奢浪费,一个人可以建立声望,获得“大人物”的社会地位。石崇为什么要打碎王恺的珊瑚树?因为这样浪费美丽和珍宝,才能让每个人都记住“大人物”是多么富有四海。

无数看得见看不见的门,都会为这样的人打开。他将一路绿灯,获得诸多优待。

这些还只是明面上的。

篇幅所限,没在原文里写的几个点——

🍸李胜利夜店事件,也曾经调查到刘特佐——他是被“招待”的客户之一。

🍸女孩的“年轻”很重要,有时候就会有一些踩线行为。

🍸中间人某种意义上,跟女孩也有类似之处——无限靠近顶层,但其实没有真正“进圈”的机会。
中间人都希望有一天能从撮合客户的交易里抽成挣钱,但他们缺乏相关商业知识的话,其实做不到这点。
客户只想跟中间人建立短期玩乐关系,虽然中间人很想跟客户建立长期商业关系。

O聚会时,把女孩的手机、包包收起来,是他们的...

聚会时,把女孩的手机、包包收起来,是他们的一种套路

阿什利·米尔斯(Ashley Mears),波士顿大学社会学系的助理教授。她本科时做过兼职模特,后来发现模特这职...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