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VLOG博主

查看更多 a
费了这么多功夫才能坐在工作室做一会作品,如果还不做自己真正想做的,又有什么意义呢。

最近脑子乱乱的,有太多想做的东西,但每一个都像撕坏了的透明胶带,找不到开头。 ​​​​
现在看到“美学”、“生活方式、“艺术”这些词同时出现真的有点生理不适😅 ​​​​
很想养蜘蛛,但发现要养蜘蛛就要同时养一盒小虫给蜘蛛做食物,就他们都是虫,但是却…就是…这一盒小虫注定就…虽然…但是由我直接促成…就唉…你懂吧…我还是不要养蜘蛛了 ​​​​
《欲望的偏移:火》这部影像第一次在国内展出,和其它非常有意思的作品一起,在安徽黄山的占川书局。不了解现在那边的疫情防护要求是什么,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欢迎大家去拜访。

2黄山·占川书局 ​​​​
从前我写艺术家陈述,总说自己迷恋锋利的、若即若离的、即将碰到又保有距离的状态。然而因为疫情,曾经触手可及的真的变得遥远,“保持距离”被反复强调,我才意识到之前主动的保持距离,明明就在眼前却有意克制,也是一种奢侈。 ​​​​
回顾一下在Baltimore时的home studio,然而最近我终于开始学zbrush,哪里有桌子电脑,哪里就是studio。 ​​​​
到村子里和小朋友玩,我说好无聊啊,我们玩什么?
小朋友:你可以玩无聊。
我:无聊怎么玩?
小朋友:你一个人站着不动就是玩无聊啊。 ​​​​
想念在艺术作品前睡着的经历。一次是在纽约某个画廊看皮埃尔于热的个展,整个画廊空间都似有似无地被变成一件作品:冷不丁会自己升起的百叶窗,忽明忽暗的灯。在房间尽头是个影像作品,投影放着蓝色海底里的一条鱼,半透明的鱼身随着呼吸一鼓一鼓,我就昏昏沉沉在沙发里睡着了。

还有一次是在MOMA PS1 ​​​​...展开全文c
想看创作者分享自己创作欲望消失的时候在做什么。当目前想说的都说完了之后,怎么面对这种阶段性的空空如也呢?

虽然告在耐心等待这个阶段过去,但实在等得心里发毛。 ​​​​
最近身边有朋友感染新冠,而在他确诊的前两天我们还一起吃了饭,不过周一我做了核酸,阴性。生活又提醒我我还身处在一场全球流行病中。明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拥抱,超过一年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认识新的朋友(但谢谢你,亲爱的网友),手指忘记触摸另一具身体皮肤而发出的声音。所以放过自己。

创作的进度 ​​​​...展开全文c
最近忙着读的书,马上要毕业的时候读到真是太好了。真所谓保姆级教程,从写邮件到如何接待studio visit,各种职业技能。艺术家也是一个职业。

Art/Work - Revised & Updated: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nd Do) As You Pursue Your Art Career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