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看近十年的痕迹,还只有尽量多记录的结论。先来第一划,留自己在三亚,爸爸打来数个电话,不情愿的接起来。怕不怕?怕什么?自己怕不怕?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这么些年,自己一人的时候,很多。怕不怕?怕,但从来都没有想过可以向谁吐露。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