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之事,短短两三天能发酵到如此地步,让人瞠目结舌,而其根本症结,就不是什么“当地舆情应对能力”高不高的问题,更不是通报写长写短、是简明扼要还是事无巨细的问题。

就目前所展示的这一整套有组织有预谋有备而来的组合拳,以我经验,没几家基层单位能招架得住。

也就是说,即使要谈到“舆情应对”,那不是某个“当地”的个性问题,而是一个共性问题。这个问题展开,就说来话长。简单讲,很多地区、很多部门单位,基本上可以说不懂网,真不懂。因为想要懂网,那一定是建立在对网络舆情的长期化、动态化的深度观察,建立在对日常、热点事件跟踪式、系统性的关注、挖掘、梳理、总结、和反思的基础上的。没有在这些基础性工作上发过力,甚至压根儿就没接触过这些基础性工作,怎么可能懂?

业务部门不懂网,还觉得自己没有懂网义务的现象,仍然存在,这当然是对“业务”不完整的、狭隘的理解。而新闻舆论部门不懂网......

最近有些主流媒体,你都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以那么个姿势下场,在舆情已经有明显转折的时候,它给你来个旧瓜新吃、冷饭热炒,把节奏又给带回去了。

或许还要美其名曰“安抚民心”,可在我看来,这套“笼络”的手段,恐怕和公知用“为民请命”做幌子吃馒头恰烂钱的效果,并无二致。如有二致,大约是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更大更广更深。

今天我和朋友讨论此事,我说:写评论不是不行,问题是评论写得行不行。好歹,派个驻地或分社记者,去实地跟踪采访了解一下。好歹,把那造谣传谣、聚众闹事、影响学生上课、危害社会安定的现象,也一并批判批判。拿个二手资料,就开始指点江山,像话吗?堂堂大*媒,表现地像个幼稚吃瓜网友,合适吗?

我不评价,大浪退去,大家心里有数。

另,我个人真没觉得那通报哪里硬邦邦,毕竟及时与详尽不易两全,而有些细节适不适合不公开(例如因表白被拒而放话跳楼的说法、公开监控视频是否争得家属同意),难说。说到硬,我更希望社会主义铁拳能邦邦硬,毕竟企图颜歌的那帮人,不是蠢,是坏啊。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