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5-7 10:07 发布于 美国 来自 三星android智能手机
再发一个九宫格,也是《科学哲学》里的。这段就比广为人知的卡尔·萨根的"车库里喷火的龙🐲"的故事要更严谨了。可证伪性本身真的足够分别科学和伪科学吗?(其实我认为是能的,这里提的反例不足够强,"轨道上存在一颗尚未观察到的小行星"并不让万有引力理论滑向不可证伪的深渊,而只是提出了一个和原框架兼容的,可证伪的新命题。他并不是说"轨道上存在一颗永远无法用任何方式观测到的小行星",那样就成了卡尔萨根所说的喷火的龙了。

但这样的辩论过程本身非常有意思,我最爱读的一类书就是这种把绵密的思维过程进行文字上的二维展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