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将要贴完国徽都已模糊的护照,陪伴三年了的非漂生活。上次没有用上的埃及签证,终于还是来了,只是现在落地签搞定一切。最近又动了起来,卢浮宫的宗教与叙事主题壁画 雕塑,对个体深处的探索,来自非洲中东的难民充斥巴黎的大街小巷,让另外一群毫无关系的人分享自己的家园,可能我还需要很多年才能想明白;索菲亚教堂及其周边教堂群,一任君主,一任城堡,留下属于自己朝代的身影,土叙战争正酣,城中心的人民依旧闲情逸致,战争在中东国家已然生活的一部分。乌干达的人民依旧在满足着上天的眷念,三年见证了市中心的高层建筑从那么几栋到还是那么几栋,石油在地下已经几百万年,再在地下放几年又何妨的想法也着实让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我们无处安放。
期待年底。远离发展蓬勃最核心最迅速最亲近的祖国大陆,期待不负你我。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