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3-31 20:28 来自 iPhone XR 已编辑
《古丝路上的汉字石刻和南海孤岛上的船》
(全文三千四百字,很长,谨慎阅读)

如果一座遗迹里出现“那个时代所不该存在的”或“没头没尾”的物件,是会让考古学家头疼的。

前两天在微博上看到这样一故事,人们在巴jī斯tǎn境内的印度河河谷悬崖下,发现了一处写有十二个汉字的崖刻:“大魏使谷魏龙今向迷密使去。”据考证,谷魏龙是北魏时期的中国人,迷密是古代丝路上一个小国,在今天巴控kè什mǐ尔地区。

留下崖刻的这个谷魏龙身上至少两件事值得说,一,他是目前已知唯一一位在境外丝路上刻下名字的古代中国人,按章晓华微博的说法,完成了张骞玄奘等人未完成的记录;二,寻遍中国史书,围绕此人没有任何记录。南郭刘勃 老师的评价让我十分感慨:“多少壮举在古代史官看来不值一提。”

这个石刻让我想起了南大西洋孤岛上的神秘弃船。

布韦岛/Bouvet Island,南大西洋上的一座无人岛,挪威的海外属地,坐标南纬54度25,东经3度22,有兴趣可以在地图上查查它的地理位置。

布韦岛是世界上最偏远的一座岛屿,是三座距离大陆最远的岛屿之一,另外两座岛是复活节岛和英属特里斯坦-达库尼亚岛。

离它最近的无人岛距离1600公里(差不多是北京到酒泉的直线距离),离它最近的有人居住的土地是1845公里外的英属戈夫岛。可以看看图2,感受下它有多偏。在南大西洋之中,被真正意义上的大海包围。如果以岛为圆心,那么可以画出一个面积为814万平方公里没有任何陆地的圆。

欧洲大陆的总面积不过1018万平方公里。

岛屿面积是复活节岛的四分之一,特里斯坦-达库尼亚岛的一半,但是布韦岛从来没有人类定居过,是真正的孤独之岛。很难想象人类先民驾驶木舟横渡没有补给的大洋,平安抵达到这样一座荒芜的海岛上,岛上没有植被,除了少量苔藓地衣,就是冻土和雪原。1739年被法国航海家布韦发现时,它被形容为一块巨大、被压扁的雪球,被包围在靠近南极冰海的怒涛巨浪之中。

1年365天,布韦岛有300多天都在刮风暴。

这样的岛屿除了偶尔被地理百科书提到外,本应安静地和人类社会保持距离。然而在1964年,人们却在岛上发现了一件“不应出现”的物件。

自1950年开始,南非政府在挪威的授权下,陆续派出考察队登岛,研究兴建补给站的可能性。岛屿环境过于恶劣,他们放弃了建站计划。这段期间,除了岛屿因为火山活动变大了,他们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

直到1964年4月2日,这天,考察队指挥官艾伦·克劳福德在岛上发现了一艘船。

这是一艘6米多长的木船,可能是一艘捕鲸船,也可能是一艘救生艇。它被发现于岛上距离海岸27米远的一个内湖里,一半沉没于水下,但状态良好,没有明显破损,还可以航行。没有桅杆和船帆,也没有发动机。船身上没有任何证明船只归属和身份的文字和标识。

克劳福德在船附近数百米的范围内发现了一对船桨、一只水桶、几片木板和一个被拍扁的铜制浮标。

然而他们没有发现其他任何人类痕迹,没有营地残骸,没有篝火和纺织物,更没有活人也没有尸体。

由于克劳福德他们在岛上停留的时间有限,他们仅搜索了45分钟,之后就离岛返航了。两年后有另外一支生物科考队上岛,但他们没有提及这艘神秘的船是否还在原地。

哪怕是最近的一条航线,距离岛屿也有上千公里远,无论是从陆地出发的探险/捕鲸队,还是海难幸存者,甚至是被海盗放逐的人,在没有任何动力的情况下,是如何安全穿越南大西洋的巨浪和迷雾,在保持船身完好的情况下,成功登陆这么小这么远的一座岛呢?既然已经成功登陆(船极有可能是被人力抬到内湖保存的),那登岛的人们去了哪儿?岛上除了这一小块开阔的平地,几乎都是难以攀越的冰川和雪地。

他们死于寒冷(岛上平均温度在0度上下)和绝望(不大可能死于饥饿,岛上有大量可供捕猎的海豹和海象)?还是被成功救援了?

我们都不知道。

伦敦历史学者麦克·达什根据有限的史料对这艘“不该出现在此”的布韦岛沉船做了研究(似乎在他之前只有克劳福德本人在意过这艘船的迷踪)。他在题为《被遗弃在世界尽头的船》这篇文章里提出了三个假说:

1,海难幸存者说:在55年至64年期间,一艘不幸的船遭遇海难,幸存者乘坐这艘救生艇,奇迹般避开巨浪、迷雾和风暴,在茫茫大海中巧合地漂到了布韦岛沿岸。一伙人数未知的幸存者,因为发现无法将小船安全地固定在海岸,便将它抬到内湖里保管(以求未来使用?),同时,他们尽可能搜集所有能找到的物资(浮标和桨等),凑成一堆。
这个假说无法解释的是,如果真的有一伙人在物资极度匮乏、无动力无导航的情况下全靠运气登岛,且还有体力搬运这艘船,那么为何岛上完全不见任何扎营、生火乃至尸骸的痕迹(考虑到岛上“适宜”生存的平地就内湖附近一小圈)?

还有,只靠划桨就能划到布韦岛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当年库克船长探索南半球海域时就曾试图找到布韦岛,以库克船长他们的装备和仪器尚且失败,一伙幸存者又是如何做到的呢?只凭运气?

有经验的水手逃过海难后为了求生通常会将救生艇抬到岸上,翻过来作为临时遮挡物住宿,再寻找兽皮或石块将船屋加固成临时营地,然而布韦岛的幸存者并没有这样做,他们选择将船放在内湖,是否说明他们并没有期待在岛上长期逗留,而是想找到补给后,再下水碰碰运气呢?

2,无人登岛说:或许这艘船只是意外从大船上掉落,随着洋流漂到了岛上,又或者的确有海难幸存者曾驾驶它,但因翻覆都落海死了,唯独小船漂到了岛上,又恰巧被风浪卷了几十米,再恰巧落进了内湖。这样似乎可以解释岛上为什么任何人类痕迹都不曾见。

可是,这个假说无法解释船身完好,极少损伤这个事实,如果是无人驾驶的弃船,在风暴和巨浪的摧残下如何免伤?被吹到岛上时有多低的概率可以不被撞成碎片?

3,不明探险者说:假设小船是一支不明探险队来到岛上做秘密任务时,由登岛人员带来的。之后登岛者可能乘另一艘船返回大船,或乘直升机返航。这个假说看上去可以解释无人类痕迹的问题,但反推仍然存在着大量不合理的细节:如何解释被遗弃的船桨和浮标?为何一定要遗弃这艘造价不菲的船在岛上?

难道是登岛后这支神秘探险队遭到了意外,比如队员出现伤亡,急需直升机救援,减员后的队伍发现划船人手不足,于是也随直升机离开了。但如果有直升机,为什么要选择划小船登岛这个更难更危险的办法呢?

布韦岛神秘弃船看似找不到合理的答案了。

然而就像1959年发生的迪亚特洛夫/Dyatlov Pass事件中一度让人挠头到秃顶的神秘死亡事件,在今年最新的研究提出“雪崩假说”后,终于被解释了一样,看似无解的布韦岛神秘弃船事件,似乎也有一个并不神秘的答案。

在麦克·达什提出三种假说后的几年里,热心的网友一直在帮助他从各种文献记录的蛛丝马迹里寻找答案。起初大家的思路都围绕着沉船海难这一个方向,翻阅了大量55-64年之间相关海域的船难记录,结果一个无线电爱好者提出了一个新思路:会不会和他们这个小圈子里的小众名人加斯·布朗宁有关?他喜欢搭乘科考船去各个偏僻的岛屿上搞无线电发射,好像也去过这片海域。

于是人们很快从布朗宁的相关记录里发现,他曾在1962年11月末登陆布韦岛,并在岛上逗留了三天后被其他船只接走,且他在记录提到了他曾携带无线电发射用的一只“铜制浮标”。但布朗宁并未提及他曾将船遗弃在岛上。

于是另有网友跳出英文文献,从俄文文献里找到了前苏Union在55年左右围绕布韦岛附近海域进行的生物考察。并发现一艘名为Slava-9的科考船,曾于1958年11月末,派遣一支10人小队乘小船登岛,但在天气突然恶化后,小队不得不呼叫直升机协助他们离岛,而小船就被遗弃在岛上了。

在一本英译名为 Transactions of the Oceanographical Institute的俄文科考纪录书籍中,有这样的记载:在天气突变后,小队被困在岛上三天,于11月29日被母船上的Mi-1MG型号直升机接走,直升机驾驶员名为Averyan Rzhevskiy。

或许真相就是这么简单,58年,前苏Union人在岛上遗弃了他们的船,62年,无线电爱好者布朗宁在岛上遗弃了包括铜制浮标在内的一些物品,64年,南非政府派遣的英国籍指挥官发现了苏联人的船、布朗宁的破烂儿,然后因为Cold 战苏欧对立,信息隔绝交流不畅,因为无线电爱好者圈子过于小众和外界也缺乏交流,他带着一脑门子问号把这个他无法理解的怪事留给了四十年后英国历史学者达什,在2016年冷战结束后多年有了可以方便查阅多种语言文献的搜索引擎,被一些连真名都没留下的历史爱好者,通过跳出牛角尖查阅了一些文献———

就这么找到了一个可能最接近真相的答案。 2新西兰·奥克兰 2新西兰·奥克兰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