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前董事长撰文:以色列崛起之谜(上)
小番茄是以色列人发明的
访问期间,我们参观了以色列最有名的魏茨曼研究所。这个所在农业技术,尤其是在遗传工程方面的研究成果代表了世界的领先水平。该所为世界各地培养这方面的人才,我们见到了中国在该所的60多名硕士生、博士生,其中也有从事遗传工程的研究生。在交流中,我们问到他们毕业后的去向,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希望回国,但也有人担心回国后能否有所作为。
作为农村人口占大多数的中国,从事农业技术研究的人少得可怜,从而倍显珍贵。留学生的担心怎样理解?中国稳定和发展的基础是解决农民问题,如何组织、引导农民致富,高科技农业技术如何在广大农村普及运用,这个课题似乎太大,需要国家来解决。但有一点我们要承认,中国的自然资源条件比以色列要强得多,中国人也不比以色列人笨。那么相比之下,我们缺少的是精神,全民族改造自然、创造财富的奋斗精神。
前几天从报纸上看到湖北蓝胜利辞官植树的报道,十分感人。现在华为人在纷纷捐款,献上一点微薄的心意,以支持这种为后人造福,改造自然的实际行动。中国已有几十例这样的事迹,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需要政府来提倡、引导和组织。同时,希望我们中国的留学生不但要把以色列高科技学到手,更重要的是要把以色列人自强不息、改造自然的精神学回来,带动中国农业的进步。
博大的胸怀
以色列人善于开放自我,努力在世界范围内拓展生存空间,并吸纳不同文化的营养和全人类的知识与经验,这是她迅速缩短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实现经济快速增长的重要因素之一。
以色列是一个年青的国家,极富移民社会的现代性和开放的特点。在其经济中心城市特拉维夫,你几乎感觉不到东西方的差异,他们都操着十分地道的英语,完全是现代人的生活节奏与生活方式。商店、影院、咖啡馆、剧场、夜总会,以大都市所具有的紧张而激烈的节奏跳动着。有人把特拉维夫称为以色列的纽约。而特拉维夫的高科技区域,又酷似美国的硅谷。
这个民族的最大特点是善于吸收不同文化的营养。他们虽然在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上严格保留了各自的特色,但是却能广泛吸纳各民族、各国人的经验与智慧。以色列民族这种充分开放的特点顺应了当今信息时代的潮流,使这个国家在较短的发展时间内实现了国际接轨并拥有空前的社会经验和全人类的智力成果。
不同文化背景的犹太人组成了“文化大熔炉”
以色列由于国土很小,生存发展空间有限,这就迫使他们的商人眼睛盯着国际市场,努力在世界范围内去拓展空间并有效地利用组织来实现这种拓展。犹太人的后裔分布在世界各国,由于这个民族十分团结,善于集体协作,他们通过各种民间机构广泛收集、了解世界各国的发展动态。小小的一国家,几乎拥有一个遍布世界的商业情报网。每一个以色列的商人都会利用这个资源,并获得求助,再加上他们穷追不舍的精神,只要是他们看准的项目,成功率都很高。
相比之下,中国虽是大国,在海外的整体实力倒不如这些小国。尤其是在东欧做贸易的企业,发展更加艰难。每一个企业都在悲怆地孤军奋战。相互之间谈不上合作,却有拆台的。可以说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影响了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整体形象……。我们是否应该借鉴一下南韩、台湾、印度、新加坡、以色列等国家和地区的经验,他们是利用工商联合会的形式来组织企业,形成整体最佳优势,开拓海外市场。
在以色列期间,我们访问了一家具有相当实力的工商企业集团——艾森贝格集团。艾森贝格是以色列商界的风云人物之一。据介绍,几乎以色列所有公司的产品,当初都是在他的支持策划下进入中国市场的。我们印象最深的是艾森贝格集团向代表团介绍他们拓展中国市场的成果及计划,他们与中国合作的项目涉及了电子、化工、农业等项目,在每个领域他们对中国市场的了解和精心策划令我们大开眼界,其中无不充满了犹太人的智慧和胆识。
他们还善于在每一个关键点上动脑筋。例如:以色列的滴灌技术,中国就这个项目派出去学习的代表团不下一百个,但最终结论都是成本太高,不能普及而告终。他们就专门给中国设计了一套低成本、容易向农民普及的滴灌技术。随团出访的农业专家也不得不佩服他们这套方案。艾森贝格集团的项目已经拓展到了中国每一个省。他们在多个领域都具有领先世界的高科技成果,并成功地进入了美国、欧洲、中国等大市场。以色列有许多这样的工商企业集团,在世界范围内有计划、有组织地拓展生存空间,支撑着以色列经济的高速发展。
矛盾与和谐
以色列人是解决矛盾的天才,善于在矛盾与冲突中寻求平衡与和谐,极富智慧地处理内外纠纷,求同存异,使这个是非之国在矛盾的冲突与平衡中仍保持高速发展。
以色列是一个内部和外部都充满矛盾的国家。她有上百个民族,其居民来自70多个国家。以色列的犹太人不再仅仅是犹太人,而是不同种类的犹太人,有阿拉人、欧洲籍人、库尔德人和伊拉克人、美国人、俄罗斯人等,他们都顽强地保护着各自的文化传统遗产。其复杂的内部和外部关系的结果是和平共处。尽管差异很多,但都努力设想一个共同的未来,创造一种新的生活,这种共创美好未来的目标导向使之成为一个矛盾而又和谐 的社会成功的典范。也正是这些社会经历,使这么一个小国的政治家、外交家、企业家都不愧为世界级的人才。
以色列存在的理由是成立一个民族多元化社会,她不会因为文化根基、宗教信徒的不同或不理解而岌岌可危,无论在世界舞台还是国内社会,她都是一个坚强的国家。一个充满冲突和矛盾的国家能这样团结齐心,我们要归功于以色列民族较高的整体素质和解决矛盾的才能。在这里,“求同”与“存异”都十分重要,“求同”可以通过目标导向、精神和文化的统一来解决,而“存异”则需要处理矛盾的人所拥有的“胸怀”和“智慧”,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要容忍差异存在;同时,要智慧地引导,避免差异的激化,并创造条件使她服从大目标的导向。
以色列人解决矛盾与冲突的才能是我们要学习的。华为是一个高速发展,在管理上又缺乏经验的公司,我们已形成了自己的企业文化,新人的不断涌入,势必带来文化的差异但毕竟我们的文化根基是相同的,与以色列宗教、种族、文化上的根深蒂固的差异相比要简单得多。但一个年青的公司最感到棘手的问题是矛盾的平衡问题,我们绝大多数员工是从学校到企业。如今走向管理岗位的人,大多是从业务尖子中提上来的。没有管理方面的知识、技能与经验,更谈不上企业家的领导才能与魅力。不论是管理者还是员工,都普遍存在社会阅历浅、缺少磨炼、承受挫折的能力较弱的特点,可以说是不成熟的人在管理不成熟的人。公司在高速发展,给管理者带来很大的挑战与压力。我们在解决矛盾的时候,往往以快速处理为原则,表面上解决了问题,但实质上制造了新的矛盾,或把矛盾激化,无形中产生离心的作用。
前几天看到《华为人报》有关“训文化”的讨论,这在管理者中的确普遍存在,人大老师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也说,“华为公司的年轻管理者要切忌发脾气,靠训斥下属是树立不起威信的。在华为,只有公司总裁有资格发发脾气……”。我想我们每一个管理者都不会有心去训斥人、发脾气,但是在压力太大的情况下,缺乏对自己的控制能力而训斥下属。智慧地解决矛盾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所以任总说对人的管理是最难的管理,而对人的管理中最难把握的平衡矛盾。既要坚持原则,又要讲究方法,同时还要学会妥协。平衡矛盾中这种对度的把握没有标准可言,要靠我们去“悟”。我们大家都有一个修炼的过程。首先从真心地尊重他人做起,尊重每一位员工,包括在服务部门的基础员工,尊重顾客,尊重供应商和合作者。要做到这一点,最好把自己的所谓“官职”忘掉。因为我们都是不合格的管理者,这个官职是“虚”的。忘掉“官职”,脾气自然会小一些,避免官大压人。同时要培养自己的胸怀和气度以及与人交往的能力,学会用智慧而不是感情和义气来解决矛盾,共创一个内和外顺的发展环境。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