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5-14 17:26 发布于 北京 来自 iPhone客户端
很久之前有一段时间中午入睡困难,于是在喜马拉雅中找了个音频来听,是一个叫曼曼的女孩读阿德勒的《儿童教育心理学》,本意是反正也睡不着那就听点书,结果一听就睡着,屡试不爽,陪伴我睡了很久的午觉,愣是没听出去第一章,至于阿德勒的儿童教育心理学到底是什么理念,自然是完全没留下任何印象。

后来有一天看到微信读书推荐《被讨厌的勇气》,又是被书名吸引打开来的一本书,发现原来是介绍阿德勒哲学的入门书,想起之前阿德勒好歹也给了我许多中午的好眠,这次总是要真的看一看了。
算是零基础也能看的哲学启蒙,知道了原来弗洛伊德、荣格的思想是“原因论”,而阿德勒的思想是“目的论”。这本书以青年和哲人辩论的形式,让读者了解了一些阿德勒的基本思想,比如一切烦恼来源于人际关系,比如共同体思想,比如横向关系,对存在本身的感激。阿德勒主张重要的不是被给予了什么,而是如何去利用被给予的东西,主张自我接纳、他者信赖和他者贡献。简单来说,全书看下来感觉他强调主观能动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课题”、“课题分离”,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认为精神创伤并不存在,所有人都可以幸福。当然所有思想都是经过辩论循序渐进的得到的,逻辑上是严密的,不过理智如我,还是觉得有点儿鸡汤。读的时候:哦?好有道理!确实是的。读完:哦?真的如此吗?是不是太正能量了?剖析的人性我都认同,但关于怎么做能幸福,我依然有一种我可以被说服,但还是做不到的感觉。

今天天气非常棒,因为迷你邢前两天闹肚子,不敢远行,就在附近散步捉小鱼小虾,好中午回家吃饭。吃完饭我和奶奶带孩子们午休,邢先生去钓鱼,计划孩子们睡醒后我们一起出去散步看夕阳,结果吃完饭小小邢和迷你邢常规打架惹我一顿吼,后来迷你邢又不肯好好睡觉,几次哭闹后我脾气爆发给邢先生打电话,他回家来之后我脾气未消又是一顿发作。

现在迷你邢闹够了睡着了,邢先生安抚完我又带醒了的小小邢出门了,我躺在床上吃着巧克力想我为什么生气呢?于是剖析自己生气的原因:中午小小邢打了迷你邢,我吼了她,她委屈地说她讨厌我;我困了但是迷你邢没按我的计划好好睡觉;我的非工作时间都给了孩子们,而邢先生不再表现出分分秒秒都要和宝宝们在一起的心情而是去钓鱼了。我想到了刚读完的这本书,其实书里有一部分很重要的思想本来可以指导我——译者译为“课题分离”的思想。我怎么对待别人,那是我的课题,而别人怎么做,那是别人的课题,阿德勒认为人只该在意自己的行为,如果因为别人的课题感到苦恼,那是我们不幸的原因。回头想想我生气的三个原因,小小邢的表现不符合我的期待,迷你邢的行为不按我的计划,邢先生有那么两小时没有围着我和孩子转,按照阿德勒的说法,这些其实是别人的人生课题,我不应该因为自己付出了,计划了,期待了,就对别人有要求,这是苦恼的源泉,我做了我认为应该做的,那是我的课题,我的悲喜都只应与此相关。想着想着突然就又高兴了,原来哲学果然可以指导行为啊,并且真的一切烦恼都来源于人际关系,书没白看。然后又问自己,那我还会生气吗?哈哈,当然会!

那么这本《被讨厌的勇气》还会再看吗?关于哲人说的那些会相信吗?我想我会去相信的,因为——相信比较幸福。至于会不会去再看呢?当然也会的,因为——真的很好睡,毕竟最近一个月的午觉都是靠这本书睡着的。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