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凤凰周刊前编委邓飞曝出一张1998年8月签发的结婚证。新郎新娘分别是董某民和杨某侠,上有两人的结婚照,邓表示照片是网友提供的。随后网上很快传出据称有热心网友从云南亚谷村取得的小花梅照片。小花梅的照片与杨某侠的照片非常像,可以确认为同一人。然而结婚照上的小花梅与今天铁链女的相貌差距比较大,即使考虑到时隔24年,也显得不太像。网上因此迅速形成小花梅与结婚照上的杨某侠是同一人,但与铁链女不是同一人的推论。

网上的推论还认为,董某民在与小花梅生下长子后,小花梅消失了(死了或者走丢了),现在的铁链女是董某民后来找来的,但续用了杨某侠的名字和身份。更有猜测说这个女人就是四川失踪女性李莹。

这些信息产生了震动,如果这张结婚证及另一渠道传到网上的那张小花梅照片都是真的,而且能够通过可靠证据确认当年的小花梅与今天的铁链女不是一个人,那么徐州的两份通报就都站不住脚了。然而老胡必须提请大家注意,铁链女与小花梅同母异父的妹妹是通过DNA比对,由警方确认她们有血缘关系的,而且DNA比对这项技术工作要超越徐州联合调查组的能力范围,需得到更上级公安系统的技术支持。从常识常理说,这个环节没有允许出差错的空间。如果这点都错了,那是要老胡这样当了一辈子记者、见识了世间百态的人,再狠狠长一番见识的。

要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基层的案件,一开始乡县政府的调查有可能粗糙,听了董家人的一面之词,当时事情发酵有限,他们也可能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事情到了徐州市,舆论已经沸沸扬扬。该市实施了跨省调查,参与调查的队伍越来越庞大,而且省里高度重视。到了这个阶段,老胡很诚恳地说,我完全无法想象,有任何人敢冒如此大的风险制造信息陷阱,故意误导调查。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里需要一个动机!造假能有什么好处,可以让他们不顾事情在舆论高压下败露出来的不可承受风险?我想象不出有什么人能够、敢于、愿意做这样的蠢事。事情没有查清楚、未经最终核准就公布了出去,因为被动而不得不将错就错,这种情形早期可能有,但它得以不断延续,导致风险危如累卵,严重不合体制内的基本逻辑。

但是另一方面,邓飞公布的结婚证除了没有编号,让老胡犹豫了一下,我是看不出有何破绽的,其他网友相信也看不出。如果它是假的,那需要情报机构级别的专业操作。照片上的小花梅(杨某侠)与铁链女是一人吗?长相的确存疑。

所以,相当诡谲。

老胡强烈希望有国家级媒体的权威记者组深入开展调查。现在徐州方面的通报信息太少,网上的信息更新很快,疑问迭出,需要有一组权威的调查记者严守新闻专业性,把所有证据和疑问连起来,搞清楚铁链女的确切身份。我知道那些国家级大媒体里有经验非常丰富、同时也具有高度责任感的记者能够承担这样的任务,他们一定可以搞清事实,将真相负责任地公之于众,回答天下人的疑问。

按照老胡的经验,此时此刻还是要让子弹多飞一会儿,我建议大家都对单一举证持开放态度,将它们与常识和常理进行对比,并等候第三方权威信息证实它们的真实性。同时我还要对大家说,官方不可能存在围绕这起基层案件进行造假的连续性和体系性动机,差错不能排除,但纠正差错的力量是压倒性的。而且给出结论的官方机构层级越高,出差错的概率就越小。官方信息出错并导致严重负面影响是要被严厉追责的,但网上信息缺少可靠的保真机制,所以当一个网上信息与一个较高层级官方信息尖锐对立时,如果我们觉得网上信息更像是真的,一定要稍安勿躁,要等更加可靠的信息对它们进行佐证。

说实话看到那个结婚照以后,老胡也受到了冲击,但我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轻易放弃对常识和常理的信任。我非常相信,真相将占据上风,所有的烟幕都将被驱散。在这当中如果有人提供了假材料,做了恶意误导,无论他是谁,只要他在中国大陆这块土地上,都将付出代价。#V光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