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不坏

杨不坏

专栏作家、影评人
超过1000人正在使用

专栏作家、影评人

查看更多 a
农民县城购房,基本是房地产买方市场的最后一笔钱了。以前外出打工回家翻新老房,现在外出打工回家到县城付首付。我们县城房价8000-10000元,比市里还贵,县城平均工资2-3000元,我有点理解不了是什么在支撑这个价格。 ​​​​
与当代人交流似乎只能用二元观点了,喜欢或讨厌,对或错,支持或反对。连最简单的比如:我讨厌这个观点但它是对的;这件事真他妈傻逼但我很认同因为我也是傻逼;我支持这个事仅仅因为对我有利但仍然不道德。诸如此类的想法,很难进行公共沟通。 ​​​​
前几年“内容创业”一度非常热门,很多自媒体网红们拿到投资,包括李子柒、papi酱,也包括吴晓波、丁香医生等专业内容机构,大家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融资上市指日可待。现在才发现,这事是多么的不靠谱。 ​​​​
现在有一个凉爽的傍晚,精神上我想要下楼散步,但身体只想瘫坐一团。 ​​​​
几年前开始逆全球化,赶上疫情封锁,加之现在的中美脱钩,几件不同的事情赶到了一起,让整个世界愈加分裂。无比怀念2008年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
等我脑力工作干不下去了,就买台二手CNC加工中心,专做高精尖的来料加工,顺便做个硬核机械博主。那种绝对的平面,误差小于0.02毫米的咬合,令人安心。 ​​​​
自从社交分享变得更容易后,人们的喜好与品位越来越虚假。 ​​​​
什么广告能吸引年轻人疯狂分享?
用高级时尚的方式,为年轻人下沉的欲望找到理直气壮的正当理由,比如游戏万岁,奶茶无罪,躺平即正义,摆烂也正常…… ​​​​
一只蚊子在我身边转悠2天了,还没消灭它……苦恼 ​​​​
关于农村与苦难:人们喜欢二舅的苦难,但绝不喜欢俞敏洪的苦难。

二舅一生苦难,原本有机会成为俞敏洪,但阴差阳错并没有,最后只成为一生苦难但自己很乐观生活的二舅。人们乐于观看这一种苦难,这是人类本能的怜悯之心,只要对方比“我”惨,只要对方仍在苦难中。

俞敏洪自小艰苦十年寒窗,一位自卑 ​​​​...展开全文c
告诉你吧,农村不美好,农村就是卑微、苦难、贫穷。//@欧力吧: 更喜欢张总的观点,俞句句离不开“苦难”句句离不开“我是农村”。谁都待过,生活过,但是句句标榜显得多少自悯,农村很美好不是“卑微”“苦难”“贫穷”的代名词,句句都说真的很反感
建议苦出身的大佬们不要总把小时候的苦难拿出来讲,甚至还当成优越感,确实不太讨好,甚至有点招人反感。比如俞敏洪与张朝阳的对话,有一段是农民原生家庭与知识分子原生家庭的差异化。我比较同意张朝阳的观点,人是可以自我再造的,原生家庭没那么神奇。 ​​​​
我挺喜欢台湾人的,在广告行业工作遇到过很多台湾同事,大多和善,有耐心,不轻易起冲突。所以不管怎样,都不要伤害我们可爱的台湾同胞。 ​​​​
建议苦出身的大佬们不要总把小时候的苦难拿出来讲,甚至还当成优越感,确实不太讨好,甚至有点招人反感。比如俞敏洪与张朝阳的对话,有一段是农民原生家庭与知识分子原生家庭的差异化。我比较同意张朝阳的观点,人是可以自我再造的,原生家庭没那么神奇。 ​​​​
八月忽然忙碌起来,最近每天都睡八小时。治疗失眠最好的方式就是足够忙和累,没有性欲且睡眠好。 ​​​​
相比国家大事,我更爱我的父母,下午与父亲视频,发现他又苍老了许多。本来写了一大段关于父亲的感悟,然后忽然觉得,为什么要公开写这些事情,我与这个世界根本无法共情,完全没有必要展示柔软的一部分。总之,爱你们的亲人,爱你们身边的人,但别动不动就憎恨跟你毫无关联的人。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