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和本科生聊天,说到一些学术期刊的接受率仅10%左右。他不敢相信,说没想到发表这么容易。或许因为他刚是千里挑一的高考赢家,对小概率的感受难免有偏差。做个类比,阿根廷队有过巴蒂斯图塔和梅西,经常进世界杯八强,但上次夺冠已是1986年那届了。当初,是一封封拒稿信帮我理解了概率的残忍。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