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描述的群体特征,比照吃瓜群众似乎有些道理。

群体只会干两种事——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

数量,即是正义。

群体中的个人是沙中之沙,风可以随意搅动他们。

昨天受群众拥戴的英雄一旦失败,今天就会受到侮辱。当然名望越高,反应就会越强烈。在这种情况下,群众就会把末路英雄视为自己的同类,为自己曾向一个已不复存在的权威低头哈腰而进行报复。

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结群后,由于人多势众,个人会产生一种幻觉,感到自己力大无穷,不可战胜,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

群体的叠加只是愚蠢的叠加,而真正的智慧被愚蠢的洪流淹没。

影响民众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

群众没有真正渴求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充耳不闻……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让他们幻灭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我们以为自己是理性的,我们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有其道理的。但事实上,我们的绝大多数日常行为,都是一些我们自己根本无法了解的隐蔽动机的结果。

大众没有辨别能力,因而无法判断事情的真伪,许多经不起推敲的观点,都能轻而易举的得到普遍赞同!

束缚个人行为的责任感一消失,人便会随心所欲,肆意妄为。

群体的夸张倾向只作用于感情,对智力不起任何作用。

群体不善推理,却又急于行动。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