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听到,楚原導演去世了,他是我一位敬重的導師。在邵氏时期,我總开早班,他總开晚班,我收工,便跑去他的棚,總在放飯,他永远在棚裏吃盒饭;偌大的一个棚,相差廿多歲的兩个人就天天聊一个小时,我在他身上學了一辈子夠用的東西。學的並不是拍电影,而是做人。我處世很多哲學,都借镜他,教我编剧的刘天赐先生是我“師父”所以我爱叫他“契師父”,说李小龙“be water”我認为楚原更“be water”無論什么环境,什么潮流,大風大浪,他都能适应,並掀起一陣旋風,而且,他本身还是文艺青年。这一生,我相信契師父绝对無憾。愿一路走好,他日有缘再敍。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