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青少年时期常常读到以及听到人讨论「破处」的感觉。
我幻想那应该是一种秘密的、兴奋的、看到了新世界、长大成人的一天。
然而对我来说,那一天是2007年的一个秋日。

2007年,我刚满15岁的时候,我跟一个贴吧上认识的网友去看了人生第一场音乐节。
那是在朝阳公园,有崔健和Nine Inch Nails。
我是个理着锅盖发型戴着眼镜的高一小愤青,背着小书包非常激动地跟比我大两岁的会弹吉他的网友一起去音乐节,喝了啤酒还到处在草坪上乱蹦。

应该是周六,上午我就早早做完作业出门了,带着我的小灵通。
然而到晚上大概十点多的时候,朝阳公园已经完全挤满了人。
毕竟是九寸钉第一次来中国演出,观众简直跟疯了一样,我跟网友学长很快就被人群挤开了。
看看小灵通,是完全没有一格信号。
那天晚上真的觉得我全身细胞都第一次被音乐激活了。
我在人群中跳上跳下,蹦来蹦去,推来推去,挤来挤去
第一次感受到这么牛逼的现场
第一次如此完完全全沉浸在当下
在音乐和人群里
我不再是那个生活里只有书本的好学生了,
我跟贴吧上的陌生人在朝阳公园看北京流行音乐节
没有一个同学,没有一个熟人!
我在真实的世界里,我长大成人了!

然而演出结束,我四处找失散的学长之时,他突然从草坪一头快步走过来,把手机递给了我,说:快接!你妈的电话。

我当时那个迷茫啊!我妈的电话?我妈怎么知道我跟谁出去了?我俩贴吧上认识的,不上一个高中,她怎么知道是谁,怎么知道他跟我在音乐节,怎么知道他的手机号???

我迷迷糊糊就接了电话,完全是懵逼的状态,后来我妈跟我说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

只记得为了在朝阳公园门口打到车,我走了起码一公里路。

那时接电话的时候,我对我妈的追问第一次没有不耐烦。后来我一个人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想,我已经有了最珍贵的,私密的,属于我自己的成人体验了。她怎么找到这个电话的就由她去吧。因为去了一次这么令人满足到颤抖的音乐节,我内心里觉得自己已经能跟她平起平坐了。

后来回家我质问我妈,她得意地说她怎么找到的不告诉我,但基本上是打电话到了网友校长家要的电话……

为什么今天会想到这个14年前的故事,是因为当年的那个学长今天突然发微信给我:

我靠逅逅,我发现了一个绝密文件!

然后他告诉我,他当时的诺基亚手机有自动录音功能,录了一堆电话。

而其中就包括我妈打给他的,和我妈打给我的电话!

14年后的今晚,我几乎是颤抖地点开这两个音频,熟悉的“hurt”再次想起,还有我无比懵逼的声音:啊……我……没信号……

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感受,大概是15岁时那种羞怯兴奋又紧张的青春期心理吧,突然一下子,突然长大成人的那一瞬间,又回来了。 L__王逅逅的微博视频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