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4-25 13:59 来自 iPhone 12 已编辑
封25天了,最大的感受是,他们一直坚持清零,但好像不在乎清不清零。

分享一下我们小区的现状。

我们的第一例确诊是3月28日,第二例4月5日,往后越测越多,很像指数函数。

(图1)

按理说碰到这种情况,应该去调查新增确诊的来源。

如果来源于聚集核酸检测,可以降低核酸检测频次,或者至少增发医用口罩和消毒酒精;如果来源于外来物品,那专家给出科学合理的消杀方法,政府调动媒体资源宣传所有居委、个人积极执行。

他们好像不打算这么做,只打算一直测,一直封。

(图2)

我们小区完全不公布核酸检测的结果,何日几人阳性,全靠邻居口口相猜。我们问原因,他们说如果公布,担心阳性的邻居被歧视和排挤,所以只是在确诊和密接的家门口贴上醒目的蓝色封条。

至于为什么要问,因为我们打给疾控发现,有位确诊人员现在并不住在我们小区,只是常住地址填在这里。去问他们怎么办,他们不回答。

我们小区有一位从部队退伍的叔叔,头部受过伤,很多生活基本技能不具备,比如不会做饭。去问他们怎么办,他们不回答。

(图3)

我们居委其实不错,蔬菜、米、蛋等有发不少;居委里最年轻的一位先生,还会帮小区里的老人买药送药。

我碰到的外卖、跑腿、闪送人员都很好,通着电话告诉我超市里还剩什么,一件一件帮我拿,不加价。

我们小区的邻居也都很美好,会分享多余的食材,有时甚至不需要任何交换;几位团长挨家挨户敲门建群,教老人们怎么接龙,帮大家找各种平价物资;做环卫的邻居有出入证,帮我们代购粮油副食、酒水饮料,从不加价。

但即便邻里的每个人已经如此美好,铁门还是锁着。即便铁门还是锁着,我们仍然是上海几乎最幸运的普通人。而即便上海已经这么糟糕,至少能被全国人民看到,之前的西安,现在的瑞丽、东兴和很多城市,甚至不能被看到。

但他们不在乎。而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是谁。

荒诞。

在国外的朋友劝我移民,我说也不是所有城市都不好,深圳就很好;也不是说整个上海不好,只是上海的他们不好;更不是说上海永远不好,之前很好,只是此刻不好。

他问我那你能做什么呢。

我说,说服自己的小区,更科学的防疫,争取早一天的自由。

然后永远记住我们发现的,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

永远共情和关心,我们所有没得到基本尊重的同胞。

永远把看见的事情说出来。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