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在追《舞千年》这档节目,不得不说,文化节目做出这个效果,是独一档了。

如果说看完第一期时我的观感是“王孙公子的快乐我终于明白”,看完二三期我则是真正有了种“穿越成为汉唐人的自豪感”。

一次又一次视觉上的惊艳感积累起来,形成的是内心的震撼。

说白了,看到这个节目,我算是直观地看到什么叫“文化自信”,什么叫“大国风采”了。

前两期里,我印象最深的舞蹈大概是《相和歌》和《昭君出塞》。当节目选取的时代背景被放在了汉朝,舞蹈的创作者精准地找到了汉文化“大道至简”之美,诠释中华帝国的“少年时期”,舞蹈中还真就带着种朝气蓬勃的朴素自信,又有厚重沉静的肃杀之气,令我在观看时不自觉地就正襟危坐了。

到了第三期,时代背景被放在了武周,我们跟随节目一起穿越回到了盛唐,于是,这期的舞蹈又美出了新的神韵。

盛世有盛世的气质,不只是富丽堂皇的表象,更是雍容的气度与包容的态度。体现在舞蹈上,盛唐之舞给我的印象,往往是多元化的,将多个民族舞蹈的特点都吸取了进来,包罗万象却又独具一格。

毫无疑问,这一期我印象最深的舞蹈就是《丝路花雨》。

看完这支舞蹈,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感慨:

有生之年,我竟然能看到“动起来的敦煌壁画”。

《丝路花雨》中的第一段舞蹈,是老画工看到了失散多年已经沦为舞伎的女儿英娘跳舞,回忆中,他画出了“反弹琵琶伎乐天”的作品。舞与画相结合,舞与情相映照,这支舞不是王孙公子的日常取乐之作,而是一对父女之间用舞蹈完成的沟通与思念。

故事的底色颇为伤感,但舞蹈呈现出的观感却并不凄婉。在父亲的记忆里,女儿的舞姿是曼妙动人的,女儿的眼神是灵动的,女儿的神采是飞扬的。我们看到的这支舞蹈,舞者高举琵琶背在身后,亦奏亦舞,下沉、出跨、冲身的体态形成了“三道弯”,动作难度很大,但呈现出了极强的律动感,我在舞者的动作里看到的是无与伦比的生命力,跨越千年亦不会褪色。

当舞蹈进入第二部分,画工神笔张神游仙境,向观众呈现出了一幅如梦如幻的景象,这也是敦煌壁画的动态呈现,飞天、千手观音、仙女、莲花童子,长袖飞舞,飘逸灵动,这段舞蹈舞的不只是歌舞升平,更是众生欢愉,舞出了“极乐之境”该有的样子。这段舞也是目前几期节目里给我的观感最复杂最丰富的一支,云雾袅袅之中,阳刚与柔美共生,神佛与凡人同舞,大唐盛世包容一切的态度在这样一支超凡的舞蹈中再次得到了展现,并且是超现实的呈现。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看到这支舞的自己像是准备去参加蟠桃大会的神仙,仿佛置身于《西游记》里一般。

也不得不说,千手观音出现的那一刻,音乐起,满目金光,贵气化作了仙气,让我差点就泪目了,要知道,这里的千手观音,是独此一家的正版重现。

值得一提的是,《丝路花雨》这个剧目1979年就已创编,是我国敦煌舞的代表作,节目中对经典进行了创新,也完成了致敬。

在《丝路花雨》里,我们能看到万国来朝的盛唐气象,也能看到丝绸之路上西域各国友人与我们的深情厚谊,舞蹈中的民族元素显而易见,印度舞、波斯舞、新疆舞等各地舞蹈的元素与传统的霓裳羽衣舞相结合,是舞蹈的兼百家之绝艺,也是文化的融天下之风采。

《丝路花雨》之外,这期节目中的《越女凌风》和《逍遥》也各有特点。

节目刚开始时,“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荐舞,用了“刚健恢宏”和“清丽婉约”这两个词,实在是恰到好处,其实,唐舞无定式,刚健恢宏与清丽婉约常是同时存在的,《丝路花雨》中如此,《越女凌风》中亦是如此。“太平公主”说女子之舞多柔弱可悲,她偏要反其道而行,这支舞还真是舞出了这份叛逆感,侠女舞剑,孤鸿独现,配合王家卫式的台词与拍摄,看这一段舞蹈,我看到的是一份“天地孤星任我行”的气概,这也是属于大唐的豪气,所谓“千里不留行”嘛。

《逍遥》则舞的是魏晋风骨,看这支舞蹈是可以长学问的,处处用典,每句话都有门道,竹林七贤的故事千古传诵,嵇康与山涛绝交的事迹课本上大家也都学过,想到最后嵇康难逃一死,广陵散成为绝响,这支舞蹈呈现的观感,也多了几分悲壮。但悲壮之外,是物我合一的清雅俊逸,这段舞看上去几个舞者的动作并非整齐划一,但颠颠倒倒之间,没有规矩却又自成方圆,这就对上了舞名中的“逍遥”二字了。

这期节目中舞蹈,其实用一个字可以概括,那就是“清”。

《丝路花雨》是清丽,《越女凌风》是清峻,《逍遥》则是清逸。

“清”对应的是“浊”,所谓“浊”,即是流俗。这期节目里这几段舞蹈,无一流俗,尤其是《丝路花雨》,将古典之美完美彰显,令人心驰神往。

看完之后,我实在是太期待下一期的舞蹈了。#舞千年#
  • 动图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