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6-29 18:43 发布于 四川 来自 新版微博 weibo.com
我,两岁半被保姆偷走,从江苏卖到山东。

买家这边有两个姐姐,一个大我九岁,一个大我五岁。

我不认买家为养父母,但是我必须认两个姐,没有她们我活不到现在。

我六岁生病,买家不给送医院,找神婆给我治,结果越来越重,初三的大姐把那些不参加中考去职专的同学的书要来卖废品,带我打了三天青霉素,不然我可能那时候就死了。

十岁,因为一句话“我知道我不是亲生的。”,差点被买家打死,大姐二姐拼命护着。

十三岁,买家夫妻遭遇车祸双双毙命,已经考研成功的大姐放弃读研,回来经营小超市,供我和二姐继续读书和维持生计。

大姐不是做生意的料,经营了半年就把超市盘出去了,找了工作,一份工资不够,下班回家再干一份兼职。

为了给二姐交大二的学费,大姐借遍了所有亲戚,借到4500块,把大姐急得拿着钱坐在家门口哭。

为了多赚点钱,大姐把老家房子出租,带我来青岛,她工作我上学。

我永远忘不了的场景之一:我跟大姐说“反正我也不是亲生的,就别管我了吧。”,大姐二话不说一个嘴巴子,我印象里大姐唯一一次打我。

后来,大姐赚了多了一些,勉强够维持生计还有我和二姐上学。

二姐保研不想读,被大姐指着鼻子又打又骂。

大姐很漂亮,就是一直不敢谈恋爱,一直到二姐研二我大一,二姐的劳务补贴和奖学金能维持自己的基本需求,我也在勤工俭学,大姐才敢恋爱。

我大三,二姐研究生毕业,大姐结婚,二姐怕大姐再继续供我读书会影响大姐和大姐夫的感情,坚决自己负担我所有费用。

我不想考研,把大姐二姐气哭了,大姐夫要揍我。

我研一年假,二姐的准公婆第一次来家里,二姐的准公公一直盯着我看,私下还问我话,当时没当回事。

二姐的准公婆回去后,二姐的准公婆跟二姐说我跟二姐夫爸爸的战友五官一模一样,那个战友丢过一个孩子,二姐夫的爸爸回去联系了一下,二姐夫爸爸的战友夫妻已经从苏州出发到这边了。

我联系了志愿者,志愿者建议我别着急见面,先做DNA精准比对,如果先见面然后DNA比对不一致的话,心理不一定能承受的住。

就这样,我在家等了一整天。

第二天结果出来,我高兴的大跳大叫。大姐二姐都哭了。

我永远忘不了的又一个场景:我妈在镜头前搂着我脖子哭的声嘶力竭,哭到站不起来;我爸一只手抓着我手腕,另一只手握拳一边锤自己胸口,用他天津老家方言一边哭喊“儿子找到了!小宝回来了!”;14岁的小妹扶着我妈流着泪盯着我看。

我爸说如果不是意外怀上我妹,我妈早就没了,我妈发疯一样开着车拉着一后备箱传单找我六年,走到哪儿发到哪儿,找的绝望了,回家一年多没出门,直到意外怀上小妹,我妈的生活才算有了点希望,小妹出生后也没放弃找我,哪里有点消息马上就去。

跟爸妈回了他们老家呆了一天,然后回了苏州,回苏州第四天,收到一大堆物流包裹,大姐把我的东西都寄过来了。

再给大姐打电话,已经拉黑了,连我爸妈电话微信都拉黑了,给二姐打电话,二姐说大姐认为我跟着爸妈在苏州住别墅,生活会舒适,我爸的职场背景也能给我更好的前途,别让我再顾着她们耽误自己。

和爸妈说了后,我爸妈跟我一起去了青岛,大姐躲着不见,大姐夫低着头默不作声,怕大姐自己承受不住请假没回上海的二姐抽泣着沉默不语。

大姐发话了,谁也不能让我和爸妈进家门。大姐夫去说服大姐,二姐和我们在楼下等,我爸妈和小妹也不走,陪着我等,饿了在楼下一起蹲着吃外卖。

从下午三点等到晚上将近九点,大姐终于让我们进门了,我一进门,大姐抱着我就哭了。

大姐坚持让我以后以我爸妈这边为主,不用管她和二姐,我爸说帮大姐大姐夫在苏州买房,给大姐大姐夫在苏州安排工作,也说服不了大姐去苏州。

后面放假我就只能两头跑,每次从苏州过来,我妈都跟来,试图说服大姐大姐夫,一直到20年,我毕业那年,才说服大姐大姐夫来苏州发展。

感谢我妈,后来我才知道,我在校期间我妈个把月就去一次青岛游说大姐大姐夫到苏州发展。

文/匿名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