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27 15:50 发布于 北京 已编辑
因为怕忘记,所以决定写下这几个月发生的一些事。

我所有的家人都在新疆,这是他们被封控在家的第三个月,没有收入无法出门的第三个月。

也是在这第三个月,陆续接到几位亲友离世的消息,这些消息把一向乐观的小美平哥也压垮了,小美给我说自己彻夜睡不着,一直在回忆和这些亲友的点点滴滴。我和她在电话中聊起每一位离开的亲友,他们的样貌,他们生前和我们的交集。这些回忆原本可以在追悼会上完成,但我们谁都无法做到。我们不可以,他们的子女爱人也不可以,他们都孤零零地离开了。

你看,这三年过去,我们的要求已经降低到,希望还能抓住这最后一点点相处的机会,送最后一程。
那么他们到底是怎么离开的呢?反正不是新冠,不是新冠,好像其他因为什么都不重要了。

对叔叔的印象是高大挺拔很帅气,阿姨也是因为颜值才嫁给他。这几年他得了肺癌,但被阿姨照顾的很好。这个月上旬他去世了,走之前受了很多罪,阿姨哭着说叔叔这段时间都没吃口好饭。
姑父的妈妈我很多年没见过了,对这个奶奶的印象是个子不高,脸上总是笑眯眯的。这个月她也离开了,没有人能去送她最后一程。
舅妈的爸爸是个特别勤劳朴实的爷爷,患肺癌后吃了很多苦,他在昨晚离开了,后事由殡仪馆接手,儿女们没有人可以离开自己的家门,只能在家接受父亲离世的痛苦。

那么还活着的还在咬牙坚持的家人呢?

舅舅和舅妈是开店的,三个月没开店,靠着一张又一张信用卡度日,上个月刚凑齐了孩子的研究生学费。但朋友圈看到他们很乐观,发了一条又一条调侃自己现状的段子。
姑姑乳腺癌晚期,手术后一直在家休养,三个月没去过医院了。但她说自己一切都好,还会在群里说早安午晚晚安。
八十多的爷爷前一阵发烧了,没有医院接收,他自己在家吃药艾灸,给我说最近好一些舒服一些了。调侃自己久病成医,医好了自己。
爸爸妈妈给我说别担心,家里备了降压药,一切都好。

真的一切都好吗?我不知道。
记录这些不仅是害怕忘记,更是因为想要牢牢记住这一切。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