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一盒又一盒盲盒,你连续拆开一百个,里面都没有空空如也,于是就有两种人,一种人就此告诉自己“别找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盲盒不是空的”,另一种人相信统计学原理,认为问题只是样本不够大,办法是继续扩大样本,豁出去无数次重复试验。统计学是种宗教信仰,不相信统计学的人就会悲观,不巧我就是其中之一,当年题出得太难了,我差点没及格,所以我至今守着一百个拆开的空盒子,绝望地活在世界上。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