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5-8 18:01 发布于 上海 来自 iPhone 已编辑
我是崇尚“人应该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
所以我从来不批判任何人的社会迁徙,毕竟我不是他,谁知道哪样最适合自己
但我始终坚持一点,就是语言可以骗人,行动其实还是很难撒谎的,不管你做什么决定,背后一定有一套逻辑在,只是这套逻辑方不方便告诉人。
所以我一如既往厌恶“离岸爱国”
就像你谈恋爱总是所遇非人,总被这样那样渣,一次两次能解释是失手走眼,五次六次,就还是得面对一下自己的内心,有没有可能“我就喜欢渣男呢?”有没有可能“我一边想享受和渣男在一起的乐趣,一边对外呐喊我是无辜的呢?”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乌托邦的,哪个地方都有它的好和它的坏,以及和你的相性和忍受是否匹配。
从前我见过不少留学生,一边怒骂中国很差,在这里活不下去啦,一边在国外读完书后默默选择回国,当然,也还是要边回来边骂得很难听的。
每当看见这样的,我都会好奇问:“为什么要回来?这里不是地狱吗?”她们会支支吾吾:“父母逼迫啦,男朋友在国内啦,吃不惯西餐啊,你以为我愿意啊?”
讲心里话,我觉得都不是什么特别有说服力的理由,其实都是十分细枝末节的,我想背后最有力的逻辑还是“至少对于她来说,其实中国也没有完全不能忍受”
和完全没有选择的人还不一样,他们都是“有选择并权衡利弊后再次做出选择的”
你想,如果这是一盘屎,难道我会因为我女朋友让我吃我就吃了吗?肯定不会,我会选择分手。但如果是一盘味道一般仍吃得下的冷饭,我会吃,所以你可能有些意见,但最终行为还是证明这一点,内心里并没有觉得此地不可饶恕,家里人耳边风一吹就吹倒的东西,心里能有多坚定呢?
还有大量回国后光速入党,分分钟考进体制的,反的越厉害,党龄越高,最后变成“我骂我自己”,什么是真的?只是嘴上不饶人罢了。

同样的,在另一个方向的人身上,我也常产生这种疑惑。我有一个认识的同学,在韩国打工,工作还挺好的,好像在三星某个外包企业。
他特别红,每天上网就骂日韩,捉间谍,中国这样那样好,韩国这样那样差,又偷国又通奸又财阀又压力大。
我也有一次打趣问他:“那你怎么不回来呢?还要玩命给韩国财阀打工?”
他说:“我现在一个月两万多,等我多干几年,赚到钱我再回。”
我:“回国来赚不行吗?”
他:“不划算,韩国最低工资都有一万五呢。”
我轻嘲了一句:“嗯,上海最低工资一个月才2000呢,你还是很懂的嘛。”
他很懂,也很明白自己需要什么,韩国财阀万般不对,至少给钱多呀!他选择了,也用脚投票了,只是上网和人辩论政治的时候,绝口不提罢了。
这样的人,天天由他在互联网来定义谁屁股歪不歪,你说荒不荒唐。
大家都会说得一套套的,但他们嘴上的一套套最终都没有影响他们的行为和决定。

你以为我在这件事上有什么立场吗?其实我没有,以上两种人我都不是特别喜欢。
他们看似做出不同选择,但也都有个共同点,言不由衷,口不对屁股。
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很累的,他讲的话你永远要反着听,要猜,要揣摩哪一半信息他明明知道却被他藏起来了,比起在政治立场上有什么喜恶,我对人的虚伪不坦荡的那种烦躁不安会更多一些。

当然你不用和我一样,有的人不觉得这算什么事,我之所以形成这种性格,有我自己人生历程的原因,我常常被骗,我很恐惧这些人。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