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一家湘菜馆吃饭,旁边坐了一对夫妻和他们7岁左右的女儿,在他们还没坐下来时,那位女主人就对服务员说,来一个剁椒鱼头让厨师少放点辣,坐下过了一会,服务员把米饭拿上来了,她说菜还没来就上米饭你让我吃冷的吗赶紧倒回去,后来剁椒鱼头上了,她对着菜单跟服务员说,这菜怎么跟图片不一样啊鱼头太小了,服务员解释了很久,吃了一会后,她把餐厅主管叫了过来,说鱼头里面有点生没有熟透。后续怎么发展就不知道了,我们吃完就走了,先不去评判她的行为是否应该,我好奇的是她的这个性格是怎么形成的。
首先这个性格具有价值观的成分,这个价值观是类似于‘这是我的权利,这是属于我的东西,我凭什么不要’的权利观念,价值观主要是在后天形成的,我猜她的父母应该也是这样的人,可能没她这么严重,他们应该从来教导过她要学会包容、学会大度、学会从别人的立场考虑,而只是单方面灌输权利观念;恰巧,权利观念也是大部分人都认可的社会主流价值观,正是如此,别人很难找到一个好的理由来劝她改变,因为不管什么理由她都可以轻松反驳,这是我的权利。如果劝她的人意志不够坚定,可能还会受到她的影响,因为她的行为观念顺应人类的天性,这个天性叫做资源占有欲,它对生存敷衍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在群居性物种中,个体之间竞争压力很大,资源占有欲强的人必然能得到更好的发展,相比餐厅内的其他顾客,她确实得到了更为丰厚的待遇。
既然她的行为既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又顺应人类天性,那为什么大部分人没有像她一样,可以说每个人都有具有这种倾向这种想法,只是没有她这么强,天性是符合正态分布的,大部分人的强度都处于一条线的中端,少部分人处于这条线的两端,极强或极弱,能让人明显察觉到不正常,她就是处于极强的那一端,加之她的那些约束权利观念的其它观念很弱,因此她比正常人更容易达到触发阈值。
如果只看这次餐厅内发生的事,她的性格确实为她带了不少好处,她可能吃到了最好的食物、或许还不用付钱,但她的代价是什么,一个人的性格不会只在某个场合才会激发,它会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而这个社会又有多少人能配合她,可能不到5%,也就是95%的情况下她的要求都不会被满足,无法被满足时她会感到非常痛苦。还有她的家人朋友,也难以与她相处,一旦他们做错了什么,她就有理由说‘他们之前那么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现在我凭什么要对他们好’。
她是否还有改变的可能,我觉得很难,她的观念和天性已经被强化了几十年了,而我看不到改变她的力量在哪,她的老公默许她这么做,她的女儿默许她这么做,其他人就更别说了。但这真的是他们想要的吗,我觉得不是,心情坏了吃什么都不香,他们应该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如果他们不那么做的话,他们会更痛苦。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