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5-10 22:58 发布于 上海 来自 微博 weibo.com 已编辑
看到个有意思的presentation:《魔戒》中的种族等级及其在中译中的反映
摘要:托尔金作品中的种族问题包括提到Swarthy Men和Easterlings,与肤色和眼型相关的价值观,以及中洲世界的道德地理:西部和北部是美好的,东部和南部是丑恶的。直言不讳的宫崎骏导演说:"如果你阅读原著,你可以看出被杀的人其实是亚洲人和非洲人"。此处,我在托尔金的多种中译本背景下研究这些问题。我考虑了朱学恒、邓嘉宛和吴刚以及译林的几位译者的翻译。这些译本是如何处理dark或sallow肤色,slant眼和对东方的普遍敌意等“编码”的?中国读者对这种“编码”领会了多少,会不会将其视为反华或反亚裔?译本是如何调和这些给种族分类的暗示的?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