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女孩被生父性侵 12年后决定为自己讨一个说法】2021年12月11日,深圳北站中心公园一切如常。56岁的汤某涛与多年未见的女儿汤小甜见面。在这场持续一个多小时的对话里,汤某涛亲口承认曾对女儿进行过侵入式性行为,并多次触摸尚未成年的女儿的隐私部位。期间,汤小甜录下了全部的对话。五天后,汤小甜和她妈妈刘畅带着证据,前往郑州市公安局郑东新区分局报案。2022年1月12日,河南自由贸易试验区郑州片区人民检察院以强奸罪和强制猥亵罪对她的父亲汤某涛批准逮捕,次日,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执行逮捕。

汤小甜为曾经的那个自己,讨了一个迟到了十余年的说法。

1998年,已在深圳打拼数年的汤某涛,与身在老家的妻子刘畅离婚,法院判决汤某涛每月应付150元抚养费。但据刘畅回忆,汤某涛从未履约,“四五年间,总共也就收到过300块。” 汤小甜12岁时考入县重点高中,刘畅一度希望女儿能够进入中科大少年班。为此,在分科时要求她选择理科。然而,跟不上理科班脚步的汤小甜,最终只考取了一所民办三本院校。大一的寒假,为了索要学费,汤小甜前往深圳。据刘畅讲,这是汤某涛的要求。“他说孩子大了,想要钱,自己去找他。”

在汤某涛的宿舍里,汤小甜脱下外套,只穿一件秋衣入睡。那时还没人告诉过她,15岁的女孩,已经到了该穿文胸的年纪。迷迷糊糊间,汤小甜感到有人从背后躺在了身边,摸她的胸部。“我没有反抗,脑子也没办法处理这个信息。”汤小甜还是打电话向母亲求助。“那是你亲爹,没事。”母亲这样回复。

没多久,身为医生的汤某涛,又发现汤小甜患上了霉菌性阴道炎。治疗需要在患处塞栓剂,疗程共20多次。“他说我年纪太小,自己塞药会捅破处女膜,对以后嫁人不好,所以由他帮我塞。”汤小甜依旧问了母亲,母亲回答:“他是医生,没事的。” 最初,汤某涛告诉她,“我对你只是医生对待患者的态度,而且我会很小心,你和别的患者不一样。你看,我的下面都没有翘起来。”但当父亲塞药时,汤小甜还是感到不对劲,“比如塞药时间过长,塞进去的除了药物还有手指。”

2012年的研考,汤小甜每天从早到晚学习,最终考上了研究生。2013年4月,因为得了急性胆结石需要做手术,汤某涛联系了汤小甜陪床看护。汤小甜说,也许是急需读研的第一笔费用,也许是对父爱还有幻想,“我前往郑州的医院,陪他做手术。”在医院的病床上,汤某涛再次猥亵了她;数周后,在姑姑家儿子的床上,汤某涛对她实施了侵入式性行为。

时隔多年,汤小甜选择报案。得知汤小甜报案,曾经被她视为父亲替代者的三叔给她打了一通电话。他告诉汤小甜,“亲情大于一切”。2021年12月27日,汤某涛到案并被刑拘。汤小甜的三叔发来一连串语音和文字,要求汤小甜归还曾经接济她的费用,指责她不该“到处炫耀你老爹坐牢”、“到处说你被强奸”。汤小甜的妈妈刘畅知道这件事后,第一反应是,“凭什么要还给他钱”。汤小甜问道:“妈妈,你什么时候才会在乎我的尊严?”

律师万淼焱见过太多受害人将性侵创伤视为不可逾越的障碍,认为自己终生走不出阴影,她毫不掩饰地表达对汤小甜的赞许:“汤小甜今天拥有普通人眼里成功的事业、丰厚的收入和美好的爱情,证明从创伤中站起来的女性,值得世间一切美好。” 对于汤小甜来说,这份认同给了她莫大的安慰。在汤小甜搭乘飞机前往埃塞俄比亚前,她们俩在机场拥抱,告别。跨越5个时区,7000多公里的航程,一半是阴影,一半是阳光。(来源:新京报) 详情>>O网页链接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