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 | 白色的时间正一点一滴沉沦在逐渐发臭的眼珠中是无法挽救并绝对无法捞回的记忆除非妳终于在黄色的转角为垂下来的耳朵吹奏一曲海洋的蓝色让塞壬也随着水手在紫色的花瓣中迷途犹如去年春天赠妳的那瓣枯萎的粗糙的发臭的脸庞阴影里夹着一只红色蝴蝶...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