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的暴食症 | 悲伤是远方的乌云,一张大嘴,便狠狠咬下腐坏的落日,啖下酸臭的山丘,啃下蛆虫滋生的高楼,嚼下发霉长脓的霓虹灯,囓下淹满苍蝇的街道巷弄,吞下通往天空唯一的窗口,来到我的面前。一阵反胃,暴食的乌云竟将肚内黏黄稠烂的世界,哗啦...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