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 | 那天晚上,書桌前的紗窗突然停了一點亮光。我想起背光的童年,躲貓貓的一些午後。透明的瓶子總躡手躡腳地傾斜,捕捉迷路的流星。缺了門牙的潺潺小溪繞過毛邊的嫩坡,取悅香甜的每句夢話,而微笑的岸角還蹲著許多螞蟻,搬運夏天的輪迴,隱匿一片葉...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