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草机Ⅱ | 用夜的唇音读一首情诗,妳说,漂远的渔火即将触礁在星空的银河,但新月沉没在妳的双腿间,妳沉没在一片海的纤维里。用晨日温度念一首情诗,妳说,窗中有我的眼神、我的舌头但我的鼻息蛇遶在妳沉睡的丰乳间,妳沉睡在一朵云的脉搏里。用草的...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