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解 | 有人正描着我的轮廓。那手持雕刻刀的,来自喉咙里的声音,正逐字逐句地将你所理解的 — 或我所理解的我,从浅黄色的墙上整片切割下来。穿过繁忙的十字路口,有人正读着我横卧的轮廓。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