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茶 | 整座废墟在恍惚中,等待萤火虫认领一只蝴蝶起舞;然后想起蝉声早被初雪打包,开始变形成甜度不一的牛奶糖,只有她逐渐僵硬,屋脊失去完美的弧度。再也回不去栀子花,只拥有一座孤井,等待顽皮的孩子以一颗小石子敲碎她的等待。然后月光也离去...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