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0点的娱乐 | 发条钟指着12。电视屏幕闪着一条条雪道,有多少夜晚乘着指纹滑过,只有边缘的塑料壳知道。舌头在直立的茶海里自杀,翻出的叶渣像是肚中翻搅的鱼。白陆并不坚冷──腹部留了一层油沫。捕鱼人的网,早明白不该有洞。破网与时缝据说是共...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