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小记 | 打完第十二个喷嚏后,我将鼻子扭下,请你将笑容还给我。你说,我却不记得你说过什么。像趴在石像上的瓢虫忽然飞走,我们仍在研究──梅杜沙是什么星座?除了蝎子,除了你,还有什么能在沙漠中恶意地行走?我的笑容开始散发红枫糖浆的味道。...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