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 | 妳的笑容被迫冰冻。美丽的舞台妆塌成危章建筑的油彩,自眼角到嘴边。世界一片鲜红。妳试着求救。没有哭泣。没有人能分辨蚌贝吐出的气泡地了解发髻下的忧愁,妳像钢笔般舞动。每一步都是时间的错觉,当月光寂静。妳发现他和妳的足迹,模糊得像染了...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