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明者之歌 | 当蚊子戳破夜的沉默,躺在小说家的床上,一头翻身,两颗眼珠子便咕噜夺眶跳出,他们选择滚动--地球自咬尾巴的方式。刮响地板,以湿度八十前进!留下一路歪斜的盐渍,他们苍苍不回头,也不分方位,紧密贴紧彼此,偶然舌吻,偶然互揭伤疤。...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